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21 第四章 两相忘(一)芙香月下久之“小西贝”

时间:2020-11-06作者:字疗饥

    !

    “啪——”的一声,我手中半边梨掉落,滴溜溜滚至他的刺金皂靴边。

    </p>

    或许命运是老天安排的筹码戏,又或者我小小的愿望之匣有了神明光临,我不敢想像,两年来,我心里藏着的这抹虚无缥缈的影子,这个不可告人的少女时代的幻想,此时此刻竟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p>

    多年以后,再度回想起来,还是会觉得与他的那次重逢,是我短促人生中最为美好的片刻时光。

    </p>

    “是你,贾……贾公子”

    </p>

    颤抖的声音和微微发烫的脸颊说明我真的很紧张。

    </p>

    “江姑娘。”他好听的声音响起,好看的嘴角半扬。

    </p>

    两年了,我很感动他居然还记得我,那他势必也记得我们百花门前的那次初遇。

    </p>

    我想,喜欢一个人真是没什么道理,情这个东西它很霸道,就像南澄和我,打小就黏在一起,抓狼崽、掏鸟窝的事情一样没少干,他也救过我无数次,可是南澄只能是我最好的朋友;而有些人,明明很晚才来到你身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你却想了他很久、念了他很久,很久很久……

    </p>

    赤骥、狂奔、摔飞,揽腰、折扇、初识,男装、妓院、酒……

    </p>

    一幕幕重现眼前,心下有小小的悸动。

    </p>

    嗳?等一下!我出门素来以男装示人,他刚刚叫我什么?

    </p>

    江……姑娘?

    </p>

    我咽了一口唾沫,双手默默抱在胸前。

    </p>

    方才,的确靠的太近了些。

    </p>

    “贾公子,你...怎么在这里?”

    </p>

    我看着自己闺梦中出现过千百次的人,却嗫嚅着问出了一个最俗套的问题。

    </p>

    “我在宫中执事.”他眼里明明灭灭,倒映出满天梨花,是我看不懂却又无比迷恋的颜色。

    </p>

    见他玄衣皂靴,腰间佩剑,原是这宫中之人。

    </p>

    他烫金的袖口一丝不苟地扎紧,头发全数束进银冠中,看起来干练又精神,就像刚刚执行任务回来复命的侠客,与上次白衣广袖的闲适样子截然不同,是英姿飒爽的模样。

    </p>

    很好,又为我重新打造了一个可供思慕的意中人形象。

    </p>

    我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子,老是会在紧要关头神思游离。南澄说这叫臆想症,是神经病的早期症状。

    </p>

    我臆想他牵起我的手,将我向室内带去,后续画面不可详述。

    </p>

    令人惊喜的是,事实上他也真的牵起了我的手,虽然我很喜欢他,可是我还是个内心奔放外表保守的小姑娘,想他这么擅自将我拉走,我还是要矜持一下的。

    </p>

    “呀!你要带我去哪里呢?”

    </p>

    我朝他喊到,脚下步伐却是很主动地跟着他走。

    </p>

    没办法,身体和言语,目前我只能控制一样。

    </p>

    他没有回答我,但他也没有将我带进室内,而是室外,春梦破灭。

    </p>

    **********

    </p>

    夕阳西斜,远处小舟柳影,林梢宿鸟归啼,周围景致在黄昏的笼罩下,镀上一层稀薄的金。

    </p>

    一路无言,只闻得步履在草间的竜簌声和衣料的摩擦声。

    </p>

    途中路过御剑阁,听南澄说,这里是仓央培养密探与剑师的地方,此时的阁外也是一片寂静,并没有传说中的舞枪弄棒之音,估摸着阁内之人正用晚膳,毕竟再厉害的高手也得如常人一般吃饭如厕。

    </p>

    “贾……贾公子是在仓央的御剑阁执事么?”

    </p>

    我打破沉默,看他的着装,揣测他该是御剑阁的人。

    </p>

    “不是。”

    </p>

    “不是御剑阁,那是在什么阁呢?”

    </p>

    一直听南澄念叨仓央宫繁多冗杂的机构,名字嘛我就大致记住了七八个,但多以什么阁什么房结尾。而我想再多一点点,了解面前的这个人。

    </p>

    “御膳阁。”

    </p>

    我:?

    </p>

    未几,他带我到了一个满园春色的楼阁,门楹左右有对联红轴书:品人间醋味,尝天下糖香。横批:糖醋阁。我想,这阁的名字真是大俗大雅,直白又敞亮。

    </p>

    ”糖醋阁?这是做什么的地方?”我不免好奇。

    </p>

    “不是饿了吗?”他转向我,眼神那样安静,如湖水一般静谧,而湖上有碧波流光,搅得人心神乱荡。

    </p>

    未入得阁内,一阵饭菜浓香飘来。我肚子又不合时宜地“咕——”了一声,我看见他薄唇上染了一丝微不可察的笑意。

    </p>

    哎,后悔晃荡了一天,也没找个地儿填下肚子,我只好耷拉着脑袋,跟在他身后上了阁楼。

    </p>

    阁东临湖,楼高二层,晚霞映在湖面上,闪着金黄而灿烂的光泽,如铜镜中一幅年代久远的名家画作。

    </p>

    他单手一个示意,年轻的伺食婢女便缤纷而至,五色菜肴在她们水葱般的手指间,如朵朵春花盛绽。

    </p>

    紫檀桌案上,玉碟银箸铺陈排列,主食、点心、果品一应俱全,黄者如蜡、绿者如翠,小食洁白如虚雪;醉蛤如桃花,松虾如鲟鱼,烘兔酥鸡如饼饵,一匕一脔,妙不可言。

    </p>

    在摩诃山的时候,我曾听说过,大晁有位很有名的妓子,原叫董宛宛,但后来大家都叫她碗碗,饭碗的碗,只因她做的饭,厌食症患者都能吃下去八碗。

    </p>

    我想,她娘一定教过她,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抓住一个男人的胃。

    </p>

    但奈何她职业特殊,要是抓住每个男人的心,自己真是要活活累死!所以她决定,累死之前,先撑死几个乙方,减轻点工作量,早日摆脱九九六。

    </p>

    我望着满桌佳肴,不禁咽了一口口水,真真是菜上有山水,盘中溢诗歌,我不禁赞叹:

    </p>

    “贾公子,你一定很会抓男人的心!”

    </p>

    “什么?”他表示疑惑。

    </p>

    我忙道:“没什么没什么!这菜卖相不错,不过……好像有点多。”

    </p>

    “尝尝?”

    </p>

    他笑了笑,抬起银箸,往我碟中送了一筷酸笋银鱼。我尝了一口,是绵密的感觉,滋味鲜得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

    </p>

    “好吃吗?”

    </p>

    他看着我被一口鱼肉感动得泪眼婆娑的样子,半含笑意地问。

    </p>

    我点头如捣蒜:“嗯嗯,太好吃了!做这道菜的师傅太厉害了,回头我要和他学习庖馔!”

    </p>

    他喝了一小盅清酒,再将另外一个小盅放在我面前:

    </p>

    “来!既然如此,敬师傅。”

    </p>

    我停箸抬头,又低头看.zyxta.了看盘中色泽流光的鱼片:“你……你做的?”

    </p>

    他默认,我默默埋头扒拉了两口饭,想我眼光真是太好了,喜欢的人做出来的菜,比他的脸皮还要好看。

    </p>

    我大快朵颐,因我实在是个明白人,难得吃到一次自己喜欢的人亲手做的饭菜,万万不想因为保持少女的娇羞就白白浪费了机会,与君把酒话桑麻,我梦里出现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

    </p>

    与我吃得有滋有味的模样不同,他对每道菜都是浅尝辄止,吃相儒雅又斯文。

    </p>

    这让我想起,师傅生前曾在长安皇宫中做过门客,他与我讲,历来帝王用膳,即使满桌珍馐,也菜不过三口。

    </p>

    这是因为帝王身处高位,怕人知晓自己的喜好从而致自己于险境。所以对任何菜品,都不过一两口尔尔,这样才让人难以琢磨喜好,进而难以荼毒。

    </p>

    我不知道我眼前的这个人,身上肩负着怎样的责任,又因这些责任将自己隐藏得多深。我甚至都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

    </p>

    贾正襟,这怎么可能是他的真名。

    </p>

    &jxpxxs.nbsp;  我心里蓦然闪过一丝失落,口中的食物顿时失了滋味。

    </p>

    “怎么不吃了?”他柔声问道。

    </p>

    我摇摇头,没有回答。

    </p>

    我眼前的这个人,还是如初见时那般美好,一颦一笑,刻在心底。

    </p>

    他到底,会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p>

    我抬头盯着他的脸细细的瞅,旋即释然。

    </p>

    很多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或许是为了自保,或许是为了其他的原因,我们都不曾真正地将真心展露给一个陌生人。

    </p>

    我不是,也曾谎称我叫江霜么?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又何苦让人家先做到。上天能让我们再次相遇,已是对我极大的眷顾,我又何来什么旁的要求?

    </p>

    不过,既然我不好询问他的本名,但也可以给他另取一个嘛,名字左右不过一个代号,反正都是假的。

    </p>

    想到这我笑嘻嘻地瞧向他:

    </p>

    “贾公子,一起喝过酒吃过肉,我们也算是朋友了。朋友之间向来不喜直呼名讳,都以雅号互称,不然公子来公子去的多生分呀!不如……我给你取个小号吧?”

    </p>

    “哦?什么小号?”他似乎来了兴趣。

    </p>

    我乐了,拍手道:“你看啊,这‘贾’字拆开来,就是西和贝,就叫……西贝!你看怎样?”

    </p>

    我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笑意盈盈。

    </p>

    他执起手中最后xgchotel.一盏薄酒,似乎在把玩间细细沉思,我期待更甚。

    </p>

    良久,他将酒一饮而尽,眉目含情地望向我,唇角勾起吐出两个字:

    </p>

    “不要!”

    </p>

    我顿时像个打了霜儿的蔫茄瓜:“为什么不要啊,你看,西瓜好吃,贝壳好看,好吃又好看!”我对他绝色之姿如此完美的写照,他居然不要!

    </p>

    他喝了口茶:“太直白。”

    </p>

    我:好吧...

    </p>

    其实是我没告诉他,我心里有个自己的小九九,我从小就爱给自己身边的人或物安上名字,是以表示喜爱或所有权。像我三岁时因不肯夜里读书咬坏的一管毛笔,叫做“夜毛”,十二岁时在灵佛寺前捡到的一柄断刀,叫做“捡刀”,这些我都很好的收藏起来,并安上了独一无二的名字。

    </p>

    而我幼时因寒心症的缘故,不常出门,爹爹怕我幽闷伤身,就在山中给我逮了一只小老虎。小小的我特别高兴,毕竟这是我在遇到南澄前拥有的第一只宠物,我就叫它小惜贝。惜贝、惜贝,珍惜的宝贝。

    </p>

    后来因为我太宠它,导致他完全失去了山中之王的样子,连看到一只耗子都会吓得钻进我的被窝里来;可本性使然,它总是觉得虎生中非得有个第一,才能对得起家族荣光。

    </p>

    于是它果断地在“吃喝嫖赌”中选了第一项,遵照着“不做最棒,但求最胖”的审美标准,胡吃海塞;而我又坚定不移地奉行“爱他就要成全他”的原则,顿顿肥鸡加宵夜。

    </p>

    最后的结果就是,它被我喂的特别胖,年纪轻轻就得了肠胃病去世了。

    </p>

    为此我哭了好久,并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走出这个阴影。而刚刚看到面前的人,吃相文雅又好看,巨大反差下,我想起心爱的小老虎,故打算用“移情别恋”来治疗心里阴影。

    </p>

    奈何这么可爱的名字,他居然不要!

    </p>

    **********

    </p>

    酒足饭饱之后,我建议去四周遛食。其实我就是想找个借口,和他多呆一会儿。

    </p>

    我俩下得阁楼,穿过一片柳林,来到一片芙蓉池塘边。

    </p>

    芙蓉池中芙蓉开,清幽月光下,芙香阵阵。

    </p>

    想起今天在梨园中的事情,我想向他道歉,毕竟我逾了规矩,擅闯了可能属于他把手的禁地,还摘了园中的梨,虽然那是南澄捅的娄子。

    </p>

    “今天,在南鸢殿前,我做了不好的事情,一直想跟你说声抱歉来着。”

    </p>

    我低下头,像一个犯错的小孩。

    </p>

    “无妨,”他看向远处半轮浸在芙池里的月亮,道:

    </p>

    “那里如今叫步梨堂。南鸢殿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已经不复存在了。”

    </p>

    他的声音掩了笑意,又恢复到那冰冷与平静中,如这一池深水。

    </p>

    “步梨堂...”我重复着,一步一梨香,清香溢满堂。真是个好名字。

    </p>

    “只是那梨,你以后不要再分着吃了。”他顿了一下,幽幽道:“曾经有人告诉我,梨再甜,分着吃,也是苦的。”

    </p>

    我猛然抬头,正对上他漆烟的眸,那里头似有烟浪万千,被深深地压抑下去。

    </p>

    梨再甜,分着吃,也是苦的。那样似曾相识的习惯,我的习惯。我从来不喜与人分梨,只因“分梨”音同“分离”。

    </p>

    我头脑蓦地一热,身体却迅速地冷却下去,心中有如万千虫蚁爬噬。我仰面朝芙池倒去,眼前的一切变得稀疏模糊,只余一轮巨大的圆月,光辉透亮。

    </p>

    今日,十五了。

    </p>

    而我的暖香丸,已经耗尽。

    </p>

    彻骨的寒冷在全身蔓延,疏瞬我已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此时此刻,我想我的眉眼已冻染霜花。

    </p>

    就在我闭上眼,将要倒入芙池的刹那,一个温暖的身体将我拥揽入怀。

    </p>

    顿时,浓郁的梨香袭来,压过这满池浩瀚的芙香,就像那夜不归山洞里,紧紧拥贴着我的那团气息,甜而稳妥。

    </p>

    是他。

    </p>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