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16 第三章 行路难(三)陌上蓝田玉2之“蓝府有钱”

时间:2020-10-31作者:字疗饥

    !

    未几,我们就来到了蓝家门前。不对不对,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人家,分明就是一个金碧辉煌的府衙!

    </p>

    我一边啧啧赞叹,一边心想真是人不可貌相、有钱不可斗量,想不到这蓝冰块一袭白衣生无长物,却是如此富贵之人,藏得够深嘛!

    </p>

    我和南澄咬着耳朵:

    </p>

    &jxpxxs.nbsp; “这一定是个富三富四富五代,看这样子不会是寻常暴发户,他气质里的清高孤冷绝不是一天两天练就的,而且这越是有钱的人啊穿着配饰上就越是低调…连块玉佩都是只佩一半,还是块摔破的,可能这是今年富豪圈里的流行新趋势么...”

    </p>

    我俩一边交头接耳碎碎念,一边欣赏着蓝府金栏玉砌的门面和雕梁画栋的牌坊,随着他进得门来。

    </p>

    这大豪宅,我们之前游览沉夜城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呢?还未等我仔细思忖,一声娇柔悦耳的女声便闯入耳朵:

    </p>

    “夫君,你回来了。”

    </p>

    闻声看去,庭院中葱葱郁郁的玉兰树阴里,立着一个纤瘦娇弱的女子,一身浅色花纱裙,眉目算不得惊艳,却在一树圆叶玉兰的掩映下好生婉约。

    </p>

    “芊芊,过来。”

    </p>

    蓝大夫这时声音里才透露出一丝柔和,转身向花树下的女子道。

    </p>

    只见那名叫芊芊的女子行动好似弱柳扶风,捧着一颗西子之心缓步飘我们身边。

    </p>

    我心想得亏这院落四周有墙垣遮挡,要不一丝微风怕是都要将她那娇弱之躯吹跑了去。

    </p>

    蓝大夫对着女子道:

    </p>

    “这两位客人要暂住在我们.xgchotel.这里,你去吩咐底下备些食饭。”

    </p>

    女子诺了一声,又乖巧羸弱地飘走了。

    </p>

    蓝大夫转身whhryl.对我们解释:“那是内子芊芊,身子有些不好,请多担待!”一边将我们引入西侧厢房。

    </p>

    在去西厢客室时,需得穿过庭院,那棵玉兰树就是必经的。

    </p>

    方才美人站在底下顾盼风流,别有一番韵致,衬得这花色也尤为袅娜娉婷;南澄总是说我没有女孩子家该有的美好,那我想着仔细看看那美好的玉兰树,或许能学得两三分女子的娇柔之美么。

    </p>

    所以经过时,我便尤其地对那玉兰花树瞧了瞧,还围着转了两圈,这不转不打紧,一转我就发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

    </p>

    这玉兰周遭的土壤...似乎...和庭院内其他地方的不太一样?

    </p>

    见我停下来,紧跟在一旁的一个小侍婢也停了下来,我问她:

    </p>

    “这树的土壤怎的与别处不同?”

    </p>

    小侍婢或许是新来的,心快嘴也快,便回道:

    </p>

    “回公子,那儿原本栽有一松一柏,后来夫人为了引进这棵花开不败的玉兰树,就将原来的松柏给除去了…”

    </p>

    “既然这院子那么大,再另起一处栽种便是,何必为了一棵树放弃另一棵呢?况且还是万古长青的松柏,拔了够可惜的。”

    </p>

    我正欲提出这个疑问,一旁的小侍婢也眉眼灵活,看出了我的心思,原准备再说些什么,但前面走着的一家之主闻声转过头来,一道犀利冰冷的目光,瞬间封住了她口中后话。

    </p>

    我看着那冷峭的双眼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人脾气怎是这样的古怪,可惜了他生的那副温润如玉俏皮囊啊!

    </p>

    算了,不让问就不问呗,反正也不是我家,少管闲事。耸耸肩,我继续跟着他往前走。

    </p>

    不料那寒冰似的声音却幽幽然无来由地一句:

    </p>

    “女子所爱,不就应该是满枝琳琅的花树么,爱那无花无果的松柏作甚…”

    </p>

    他像是回答我的问题,却更像是自言自语,我满头雾水,一时间也不好再出声言语…

    </p>

    回到厢房中,我根本没心思休息,脑子中一直萦绕着这蓝公子的言行举止,还是觉得颇为怪异。

    </p>

    富贵多金却身无长物,年纪轻轻却一脸苍凉,更为重要的是怎么想也想不透,以他这冰冷的性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主动向陌生人伸以援手的呀?而且还很客气地请我们下榻其府。

    </p>

    不会是...他另有所图吧?谋财?他府上朱栏玉槛我俩身无分文;害命?就我俩这不值钱的小命有啥可害的?

    </p>

    真是一时半会儿根本理不出个头绪来,目光乱瞟之处又看到南澄端正地坐在桌前习文,定睛一看,这家伙哪是在习什么文书,明明是极端庄地在看一册简易版旅途小春宫!

    </p>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我狂躁极了,将倚着矮榻上的软靠往南澄身上一扔!

    </p>

    他哎哟了一声,极不情愿地转过头来,但像是早就看穿了我的心思,道:

    </p>

    “大小姐,别再纠结了!你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个所以然来。这蓝公子怪是怪了点,可的的确确是人家救了我们呀!”

    </p>

    “他要是想害我们,他大可不必管山中迷路的我,大可不必管洞中生病的你,大可不必收留身无分文的我们!这么拐弯抹角地害人,你见过吗?既来之,则安之,哈!”

    </p>

    说完他又一脑袋扎进他的小黄书里,神情相貌严肃,颇有执牛耳者研究文武乾坤之风范。

    </p>

    南澄的几个“大可不必”确实不无道理,此人犯不着兜这么一个大圈子,就为来危害我们这草蚁性命。更何况人家是大夫,虽然他这冰块脸估计只会让伤寒患者越来越严重。

    </p>

    嗯,这么看来,当真是我心意狭窄了。

    </p>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