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15 第三章 行路难(三)陌上蓝田玉1之“油炸酥山”

时间:2020-10-31作者:字疗饥

    ,,,!

    次日清晨,我与那周公幽会正浓,耳畔却传来轻声呼唤,迷迷瞪瞪中我揉了揉眼,看见两个白影,其中一个正在推我。

    再定了定神,模糊的影子渐渐清晰起来,南澄正半跪在地上喊我:

    “阿眠。你醒啦!”

    我嗯了一声,注意力却绕过南澄,落在另旁的一位白衣公子身上。

    是一身干净到不能再干净的月白裳子,除去腰间的一块玉珏以外,再无其他累赘之物。

    我见他他背脊挺拔,长身而立,似一棵遒劲笔直的松柏。洞口的光亮照射进来,在他周身营造出一圈虚笼笼的白晕。

    我手覆上眉骨遮住眼前的光线,这才看清男子的脸。

    这张脸棱角柔和、分外清俊,犹如他那一身白衣,洁白、如玉、不染纤尘。

    “好秀美的容貌!”我心下暗暗赞叹,但又总觉得这张脸美则美矣,却像是缺少了些什么,好似一张太过干净的白纸,显得有些单调寂寥。

    仔细一瞅,对了!原是他眉眼间有着一簇抹不开的愁色,他微微叹了一口气,似乎那忧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衬得那本就清瘦的脸庞更加荒凉无比。

    我正研究得出神,南澄一个爆栗敲过来:

    “看你这样子八成是好了!盯着啥使劲儿瞅呢!”

    我咬牙切齿地摸摸额头,道:

    “看我生病没气力还手是不是?要不是看你昨儿虔心照顾了我一晩的份上,我铁定饶不了你!”

    “就你这弱不禁风的虚样还想治我,嘿嘿,我不趁机报复一下,怕是等你好起来没了机会!”南澄嬉皮笑脸地回道:

    “不过…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山中绕圈来着,后来还迷了路,天大亮才回到洞中。我可没照顾你一晚上,你不用给我戴高帽子!”

    “不是你?!”我吃了一惊,那…

    我将头转向洞里唯一的陌生人,打了个寒战,一个跟头从草席上翻了起来,跑到那白衣男子身边,拽着他的袍袖可劲儿闻了闻。

    “阿眠!也不是这位公子啦,我山中迷了路,遇到了他,天亮时他才和我一起折返回来的…你注意点形象啦…咳咳…形象…!”

    我刚刚是一时慌了神,现下感觉到行为不妥,连忙退后一步,拱手做了个抱歉姿势。

    不过南澄说得没错,方才我依仗着一身男装,大着胆子上前嗅了嗅,此人身上并没有昨日怀抱中的梨花清香,只有一股艾草夹杂着些许苦药的味道。

    可是那清甜的气息明明那么真实,不似梦中所有。想到这,周身又浮起丝缕暖意,我一时有些出神。

    南澄见我与那男子杵在那儿十分尴尬,连忙踱步过来引荐:

    “对了!阿眠。这是蓝公子,是位大夫,就住在那沉夜城中,我昨晚在山中迷了路,就是他带我寻回来的。”

    “蓝公子,这位就是阿眠,鄙人好友。”

    白衣男子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半晌,拉着一张冰块脸道:

    “这小兄弟烧也退了,不如我带你们出这山林吧。”

    果然如我所料,他语调和脸一样冰冷,看似询问的一句话,更像是不容否定的命令。

    我只好打消再休息片刻的念头,拍拍衣襟上的尘土,随着他和南澄出得穴洞来。毕竟,不管如何,他是我俩唯一能走出这山林的救命稻草。

    一宿过后,林中雨霁天青,一派葱郁,俨然没有了昨夜凄风骤雨的森森怖意。枝头鸟儿啁哳,衬托出几分生机之色。

    青色的光线透洒下来,被林中树枝切割,我从侧后方看到他雪白的一段脖颈,在破碎的阳光下,泛出清冷光泽。

    见他一路无言,我便想找些话题来打破这沉默与尴尬。于是试探着问道:

    “蓝大夫,为什么我们绕了这么些圈,还是绕不出去呢?”

    我原本只想说两句话寒暄一下,说些诸如山中地势复杂啦、猛兽良多啦之类的传闻,拉进下关系还能慰解途中乏闷。可这贵公子半晌无言,只余脚下疾步行走,带来草木窸簌之声,更将那尴尬气氛烘托至天际。

    我吐了吐舌头,得,自讨个没趣儿。

    也罢,反正先前我已做好了被忽视的准备,这么个连脖子都透露出高冷的人,不奢求他会如普通人一样正常对答。

    几步之后,冰块脸没有回头,声音依旧冷冷,却出乎意料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因这山中土壤稀松,沙石流走,不过一刻功夫原来的路径就会被掩埋,又会露出新的路径来,所以现在的路就不是原来的路了。”

    我惊奇于他慢半拍的作答,又似懂非懂地眨了眨眼:

    “那,岂不是每时每刻这里的山路都在变换?”

    他只轻嗯了一声,脚步却仍旧快而从容。

    “那你怎么又能出得去呢?”我更加好奇。南澄说我的怪毛病就是不问便罢,但一旦撬开了他人金口,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他顿了一顿,简短道:“这山中有一树曰迷毂,人取其木,配之不迷。”

    “唔。原是这样。我就说嘛,根本就不是什么只去不归的不归山,”

    我笑着向南澄抛了个眼神,示意我和冰块脸这样的人也能对答如流,果真是一把子活跃气氛的好手。然后又接着念叨:

    “不过这林中之鸟彻夜‘不归、不归’地叫唤,倒是挺吓人的…”

    只闻得他一声轻笑,道:“那只不过是山中的布谷鸟而已,没什么好稀奇的。”

    说话间,我们居然已经走出山林来到城镇之中,不得不说这冰块脸果然有两下子!

    经历了这一夜风雨,现在热热闹闹的沉夜城看起来尤为可亲可敬,简直要跟我最最可爱的大长安媲美了!我伸了下懒腰,感受着周边金灿灿的阳光和人气儿。

    既然已经平安回来,我示意了一下南澄,准备一齐向蓝冰块告辞。

    只是话还未到嘴边,一路无甚言语的他倒是先开了金口:

    “二位看起来很是疲惫,如若不嫌弃,就到府上稍作歇息吧。”

    南澄闻言,几个猛虎点头。

    我啧了他一声,我本就不喜欢打搅别人,跟这个蓝公子半生不熟不说,再者他性子也忒冷了些,我是寒疾不够寒吗我跟他黏一块儿。

    故连忙致谢又拱手婉拒。

    但这时南澄扽了扽我的衣角,我看他一眼,他挤眉弄眼,比着嘴型示意我接受。

    瞅他小破嘴儿一张一合,我才猜出他说的是“包袱”两字,这便恍然大悟。

    这山中一夜,我俩装有重要物品的包袱已经坠下深渊,干粮、盘缠全没了,下一顿还不知在哪儿呢,跟别提花钱住店了。

    眼下着实没有比答应冰块脸稍嫌高冷的邀请更好的解决办法了。我耸耸肩:

    “那好吧!蓝公子,既然你盛情邀请,鄙人就不再推辞,叨扰了!”

    蓝姓公子依旧冷若冰霜,做了个相请的姿势。我心下感叹,明明是做了一桩救人的好事,但他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表情,让人心头的暖意平白减去了三分,好生不快!

    只得与南澄会心一笑,说不定有些人,就是道油炸酥山,面子冷里子热呢?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