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12 第三章 行路难(一)沉夜城夜市3

时间:2020-10-31作者:字疗饥

    ,,,!

    一个混觉睡到东方刚露出鱼肚白,却已经是早上十点多。

    我晚起懒梳头,踮着脚儿敲开隔壁的门,抱怨昨个儿没吃着梨花糕,嚷着让南澄给我买去。

    待到南澄磨磨蹭蹭梳洗完毕出门,我才折返回厢房中,推开小木窗,外面已是晨光溶溶,一只梨花从窗外探了进来,雪白可爱。

    这盛夏的季节,家乡梨花业已开败,而这小城中,它们却开得隽永。我不觉喜爱,便干脆靠着案几,沏了一壶清茶,对着这枝梨花欣赏把玩了起来。

    当我兀自沉浸在茶温花香之时,窗外隐约传来一阵锣鼓喧闹声,我闻着这声音由远及近,像是从西边而来。

    不多时,喜庆的乐音已充盈耳畔,我好奇地探头张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波涌动的脑袋,尔后伴随着欢快的丝竹管弦声,一只青漆竹辇缓缓而来。

    竹辇之上支白绸顶篷,篷下翠玉琳琅,随着辇夫的脚步颠簸,发出清脆声响;辇轿四周有薄纱缠绕避光,隐约可见内坐一人,轻裘缓带,与雪华般的纱帐几乎要融为一体去,让人分不得男女。

    因我落住的小厢在二楼,差不多有一个半人高,只隐约看到那竹辇颠颠晃晃而过,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看这阵仗,虽乐音欢快,可辇中人轻衣素服,怎么看也不像嫁人呀!”我心下嘀咕。

    竹辇过后,后面还跟随着一大批看客,且绝大部分还都是女看客。

    她们拿着鲜花和瓜果,拼命地追赶竹辇,并将手中之物砸向辇中之人。

    哎?拿花果砸人?这是要……

    早就听说边城民风彪悍,没想到竟彪悍如斯,我不禁唏嘘赞叹。转而又想起南澄与我讲过,沉夜城承袭魏晋风流,每当有相貌俊美的男女经过时,民众便掷以瓜果表示喜爱。

    瞧此光景,鲜花水果顷刻盈车,又多是妇人逐之,想必定是位容貌不俗的男子了。

    这样想着,我更可惜没瞧见辇中人真容,便勉力探出头去,欲看个究竟。

    手撑着窗棂伸长了脖颈,不料那人却已走远。就在我叹息着缩回身子时,突然!背后袭来一股猛力,我立刻失去重心向窗外急急栽了出去!

    我啊地大叫一声,可悲的是几乎整条街道上的人都追着那竹辇而去,而且我的喊声在喧闹的乐音中微如蚊鸣,这时想着会有什么人来救我一把,简直沧海求粟!

    可这是二层楼呀!下面就是坚硬的地面,我欲哭无泪,照这个姿势摔下去脑袋不开花也得折只胳膊腿儿!

    正当我倍感无望时,却听得砰地一声!耳畔刮过一阵疾风,对面酒肆门前泊着的一辆独轮草车以眨眼之速朝我飞来,并在我落地之前的零点零一秒稳稳当当地停在我身下!

    千钧一发,我摔在了草垛上。

    呼~还好没事!

    我舒了一口气,看着随辇远去的人群,还想着爬起来看看,不料一撑胳膊肘儿,车向前倾去,啪唧一声,我连人带车翻了出来。

    我忘了这是个……独轮车…

    就在我歪在地上扶着腰,呲牙咧嘴搬弄着酸疼的胳膊时,突然发现面前站了个半大女娃娃,她低着头,抱着个大苹果,手指忸怩地绞着粉色小衫子。

    见我望她,小脸霎时憋成一个熟透的红番茄,慌忙中将手里的大苹果朝我一掷,捂着嘴含娇带臊地跑了。

    我挣扎着站起来,拍拍嘴上的灰,咬了一口苹果,看见南澄张着嘴巴吃惊地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地冲他一笑,他回过神来,皱着眉头走过来。

    “天哪!阿眠!我可是看着你从那么高的地方飞下来啊!你不要命啦?!”他指着我的衣裳:

    “你看看你!哪还有点女孩家的样!为了追个美男子,连命都不要了?摔下来还能继续爬起来追,我真是服了你了…”

    事实摆在眼前,纵然我只是图看一时热闹并不是为了追什么美男子,可是在他眼里看来不就是这样么。

    我百口莫辩,只好支支吾吾装傻转移话题。

    突然,心下一惊,刚刚窗前那股大力是…?

    我慌忙叫来店家,帮我从楼下看着二层窗口,然后拉着南澄三步并作两步地来到厢房。

    可是,门从里头插了栓,撞开门后,并没有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

    “阿眠!你找什么呀?”

    南澄见我四处搜寻,一脸奇道。

    “方才是有人推我,我才掉下窗户的!”

    “算了吧!我不怪你便是!下次见到美男子不要如此心急鲁莽就好…”

    南澄抄着手,靠在门框上,一副看着我四处狂找台阶下的表情。

    “不是,真的有人推我!”

    我的确没有要骗他的意思,方才窗前探身我自己掌握好了分寸,是不可能掉下来的,那股巨大的力量,明明是有人从身后推我!!

    “可是,短横闩是从里头反插的,你刚刚不是撞了门闩才打开来么?”南澄不解地看向我。

    的确,南澄出去后,为了安全起见,我是从室内反锁了厢门的。那按理说,有人推我的话,人也应该在房中逃不出去呀!

    莫非,真的是我自己疑神疑鬼?罢了罢了,或许是昨天晚上玩得太累。

    我揉了揉还有些混沌地太阳穴:

    “不过话说回来,南澄,谢谢你刚刚及时赶到,没你那一脚草车,我还真指不定摔成什么样呢!还没等到目的地,我这张小俊脸就毁了么,哈哈…”

    “嗯?方才我都吓傻了,哪还记得找什么草车水车的!”

    南澄摇摇头,表示他并没有在那危机时刻一脚踢来草车。

    不是南澄?那会是谁?

    那一刻,那草车不偏不倚停在我的身下,明显就是为了救我而来。

    我连忙跑向窗口,拨开那枝白梨花探头看去。那对门的酒肆之中空无一人,连坐堂的老板和跑堂的店小二都随着竹辇看热闹去了,只有那堂中方几上留有一盅冷茶。

    会是谁呢?

    我隐隐感觉有些不安,这不过一刻光景,就出了这么些事,果真俗世险恶,离开了摩诃山,离开了师傅,我以后更要多加小心才是。

    远处的鼎沸人声已渐渐远去,人群也逐渐回散,小城又恢复了昔日面貌。风吹进小窗,吹来窗外幽幽梨花的香气。

    南澄一把拉过我,道:

    “你还是别站在窗子这么危险的地方了啊!我可没那能耐一秒救下你!”

    我回过神来,向他灿然一笑:

    “知道啦!话说,我的梨花糕呢?”

    “啊?方才被你那夺窗而出的样子一吓,手一松全掉了…”

    他指着窗外地上那一滩雪白,那几块糯米粉团早已被往来车辆碾作尘泥。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