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08 第二章 灯下尘(七)血色溅流年

时间:2020-10-31作者:字疗饥

    ,,,!

    此时,那一轮金阳已高挂枝头,院中瞬间通透明亮,看得清地上的蝼蚁搬家正忙。

    一阵北风不合时宜地吹来,心儿紧了紧被吹开的风氅,却清晰可见她拽着氅襟的手止不住地颤抖。

    “你出走的日子,我一直在寻你。不承想你却被南海那孽畜…”

    叫释冰的男子没有再继续下去,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两人,从怀里中掏出一个锦囊,并从里头取出一颗类似夜明珠的物什,缓缓向女子摊开手,道:

    “小七,这是我斩了水魅替你收集起来的一些记忆碎片,只是我没想到,你会连同哥哥也...!”

    说出“哥哥”这俩字的时候,他顿了一下:“连我,也忘了。”

    “蓄魂珠里面有你丢失的大部分记忆碎片,虽然未集完整的记忆还暂不能注入你的体内,但你却可以看到珠里收集起来的这些。”

    男子的手仍旧保持着伸展姿势,冬日阳光下,那明珠在他白皙的指缝间透出五色流光。

    “你如若信我的话,不妨一试,只有记忆原来的主人,才能透过珠子看到自己的记忆。”

    他抬头,神情澄澈、眼神笃定,使得这一番的古怪的话语也叫人信了三分。

    心儿用眼神询问了立在自己身旁的晏安歌,得到了“不妨一试”的微微颔首后,三人便从院中进得心儿的南鸢殿来。

    https://m.xla.

    刚刚被吓在一旁还惊魂未定的芫荽抖抖缩缩地捧来茶水,三人并未喝茶,只按着男子所说,将那蓄魂珠小心用琥珀夹子托着,心儿便用手覆在那透明的盒子之上。

    屋内四人都直直勾勾盯着盒中之珠,良久,却并未见得有丝毫异常。

    心儿舒了一口气,手上的力道也微微松懈了些。不巧那细微的动作却被紫衣男子误以为她要抽回手来。

    “别动!”紫衣男子的手覆盖了上去。

    晏安歌正要一把劈开他覆在心儿手上的五指,却不料在心儿与那男子双手交合的一刹那,盒中的蓄魂珠猛烈地摇动起来,发出刺眼的青蓝光芒,桌案也被震得几几欲裂!

    四人显然都被突如其来的变幻震慑住了,所有的动作都僵在半空,芫荽瞪如铜铃般的眼睛和半张的嘴极其写意地描绘了眼前这一幕:

    心儿和男子交叠的手下,青蓝色珠子开出一朵瑰丽邪玄的同色花朵,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绽放,颜色也越来越浅,由最初的黑青,变成深蓝、尔后再是湖蓝、瓦蓝、蔚蓝...

    最后的浅色蓝骨朵里开出一朵纯白色的六角花,如初冬从苍穹飘落大地的第一片雪,晶莹剔透、爽带新妆。

    突然,那朵娇嫩的花瓣儿如烛火爆裂一样炸开!晃眼的白光让案几旁的四人都怔了一怔。

    霎时!眼前如银瀑一样拉开一条长长的幕景,上面清晰可见一座烟雾缭绕的仙山:

    “三哥!休要跑!”

    仙气环绕的画面下,未见其人而先闻其声,只听得一声稚嫩中稍带英气的呵叱。

    “哈哈!小七,你若是今日追上了我,那只新捉的玉腰奴便是你的了...”

    伴着精灵凌空一般的少年笑声,屋内的几人方才看见那白光在空中营造的幕布里,显像出一白一黄两抹色彩。

    定睛看时,方才见得是一女一男,约莫舞勺年纪。女孩一身素色衣裙、少年一袭鲜橙缎袍,跨骑在两只不知名的雪白异兽上,春日暖风一般在云雾中飞驰…

    而后方半山腰的残垣之上,一个紫海棠花色身影正远远地看着这对追逐的少年,只见他高挑身量,手中轻握了用来捕蜂捉蝶的半方蜜饵,和一只空空如也的扑网...

    还未等房中几人看个究竟,幕布上又乍然换了景色:

    一个炎夏,炙热的金骄阳晃得人睁不开眼。远处传来咿咿呀呀学童拖着嗓子念书之声。夫子课堂上,依旧是那笑容明媚的橙衣少年,正托腮看着窗外痴痴地笑。

    正在这时,夫子手中的戒尺点上少年的桌:

    “儒橙,你来说说方才为师教的诗句该作何解?”明显他看到了少年课上走神。

    橙衣少年依旧是晴空朗朗的笑:

    “‘梅子流酸溅齿牙,芭蕉分绿上纱窗’,夫子,您方才所说,不正是窗外这幅景色吗?”说完露出一个更加明艳无比的笑容。

    白发须须的夫子顺着少年的目光看像窗外:

    火辣金色光辉下,贪凉的白衣小女孩正躲在老槐树下酣眠,眼睛上耷拉着一片新摘的芭蕉叶,嘴角尚有未擦去的紫红色浆果汁水,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着什么梦中呓语。而手中的果子,稀稀落落撒了一地。

    眼前这光景,不正此诗生动又形象的解释吗?

    夫子瞬间觉得这句诗活灵活现地呈展在了他面前,不免一愣。半晌只得好气又好笑地叹了一句:

    “唉,你们这一对淘兄妹!”

    不多时课堂已然恢复井然有序的样貌,橙裳少年也将眼神收了回来专注于文课。

    而此时的老槐树下,一个着浅紫色薄衫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站立在那。他俯身下来,轻轻拭去女孩嘴角的印记:

    “小七儿,我要护着你长大,等着你长大......绝不叫人家欺你了半分去......”

    待正要细看,那阳光透过树叶投在两人身上的斑驳光影却渐渐淡去,画面转瞬出现在一个富丽的房间内,是女子闺房。

    一身橙裳的少年依旧笑容明媚,一脸神秘地来到妆台旁的女孩身边。

    他道:“看看我给你带了甚么?”

    “呀!好漂亮的坠子!”

    正对镜篦头的女孩转过身来,看见少年摊开的手心上搁着一副玲珑精致的珠玉耳坠。

    少年朗月一般的眉宇露出弯弯的笑意,道:

    “两年前,我将你那两块耳玉放在了河神的珍珠蚌里,如今经得岁月打磨下来,已颇具光泽了。”

    “你老是嫌弃那耳玉置于耳中麻烦,不肯常戴,但这可是助你闻得四面八方动静的护身符呀!如今打成耳坠子,这样一来,这么漂亮的东西,你不会不肯戴了罢…”

    闺阁中的两人嬉笑打闹得正紧,却未曾注意镂花雕空的窗棂外,一双修长的手半托了只空妆奁,那脸却隐在花树下看不真切,只徒留一抹紫海棠色隐隐若现...

    白光画景上的记忆还在一幕幕闪退,如白驹过隙,如时间流过指缝。

    心儿没有再看那些画面,身体内残存的些许记忆似乎慢慢苏醒,那幕景中的女孩分明就是幼时的自己,而那一抹紫色的身影......

    她抬起头,视线从两人交握的手中移开,看向眼前这个紫衣男子的脸,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大哥。”她试探般地轻轻叫出声来。

    故事说到这,我打断了南澄,充满疑惑地问:

    “百里清眸还未失去记忆前,最要好的不是三哥儒橙吗?就你说的那画面中的橙衣少罢?她被水魅吞噬记忆前心里最惦记的人也是三哥,怎的现在是大哥释冰前来寻她?”

    “那就是另一番故事了。”南澄接着说:

    “据说百里风曾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情同手足;不料那人夫妇俩被陷害,临终前托孤于那时还未成婚的百里风;并希望不要告诉这个孩子关于父母的死因,他们只希望他平安的长大,忘了那些恩恩怨怨,所以给他取名释冰,希望莫怀仇恨、冰释前嫌之意。”

    “百里风在朋友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发誓,此生将此孩儿视为几出,必永善待之。他也说到做到了,将释冰当为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赐以百里姓,即百里释冰。”

    “那,这么看来,百里释冰不是百里清眸的亲哥哥咯?”

    我眨了眨眼,打趣道:

    “依我看呀,这大哥八成是喜欢自己这个小妹妹吧?但碍于两人同姓百里,所以一直默默在她身后守护。”

    “或许是吧,我也不晓得,百里释冰虽在章尾长大,但可能是因为幼时记忆缘故,性子沉静偏冷,平时其实和清眸交往得不算太多...我听来的版本就是这样的么…”南澄撇了撇嘴,道:“故事到这里就差不多完了…”

    “什么?完了?!”我吃惊地瞪眼看向南澄:“这不才认亲吗?怎的就完了?”

    南澄叹了口气:

    “只余下个简陋又奇坏的结局,不听也罢......若是我,可不会那样编纂...”

    “唔,管它什么好结局坏结局,故事总得有个结局,你且说来听听!”

    南澄呷了口碧色龙井,皱起眉头,又继续说下去:

    后来,百里清眸就随着百里释冰回了章尾山,并顺道从水魅那里找回余下的记忆。

    离开时,晏安歌说自己会到章尾去提亲。可是左等右等,没等来媒人聘帖,倒是等来了晏安歌大婚。

    可是,新娘却不是百里清眸。

    他娶了幽冥东宫二把手蔷魁。

    “哈?”

    我手一抖,茶水撒了一桌。

    “蔷魁又是谁?怎么可能这样虎头蛇尾的结局?你小子是不是又想整什么幺蛾子?”我把拳头摩得咯吱作响。

    “大小姐,我可真没骗你!”南澄斜睨了我一眼:“就我这个有头没尾的故事,还花了好几个金铢买来的呢!”

    他耸了耸鼻子,道:

    “不过,后来我从别人那另听了个结局,说百里清眸死了,死得挺惨的...而且亦有人说,那东宫蔷魁,就是原来的芫荽…”

    南澄说到这里,面上也不禁染上几缕悲天悯人之色。

    那一日,是寒天冻地的隆冬。

    仓央宫外一片白雪茫茫,仓央宫里一派繁花似景。宫里的人都在热火朝天的忙碌着他们晏宫少主与其准夫人的婚事。那是婚宴的前一天。

    嘭!——喜堂的朱红大门被用狠力推开,一阵萧索的寒风直钻脊梁,叫人倒吸一口凉气。

    满屋忙络的奴仆皆停下手中的活计,望向门外。

    众人皆呆了一呆,只见门口立着的女子一身血色喜袍,额间一颗朱砂幽幽散发着艳丽的色泽,精心点过的绛唇更是将那张细瓷般的脸蛋映衬得妩媚妖娆。冬风吹起她半挽的乌黑长发,在冰天雪地里犹如细狼毫在白宣纸上勾勒出来的墨色江山。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个月前还身在仓央的百里清眸。

    堂内最怔忡也最窘迫的当属同样一身火红喜裳的蔷魁了,看着来人,眼神里说不清复杂的情绪...

    “你来了。”

    这时,茜色纱帐后面传来一阵清冷熟悉的声音。

    婢女将纱帐挑起,晏安歌一身素服,看着门口的女子,似乎对于她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诧异。

    “就因为我是百里清眸吗?”她无来由一句发问。

    她此前并不知道,当年百里风在青女离开之后,不仅挥刀斩断了章尾通往天庭的去路;还立下誓言,不管神或灵,若要娶清眸者,必自降天职,贬为凡庶。谨以此断了所有悲剧重演、所有覆辙重蹈的可能。

    “这两朵无来你拿回章尾去吧,在你的眼睛还未完全恢复时,可抵御鲛珠寒气,护全你心。”

    晏安歌声色冷冷,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仿佛之前两人的相处不过大梦一场。

    他抬手支了一支,身畔婢女便小心翼翼地端着鎏金漆盘,将两枝无来托着,前来递给已站立在厅堂中央的百里清眸。

    百里清眸捻起盘中的一枝无来,那珍世稀有的黑色花朵在指尖绽开,散发着难以言喻的绮丽光泽。

    “这是晏家少主对清眸的怜悯吗?”

    她嘴角微扬,嫣红的丹朱如欲滴的血,那笑里不知是轻蔑还是了然。

    “呵,”她一声轻笑,道:

    “我只取一朵,权当我用耳玉和新夫人换的罢!另外的...”

    她?了一眼一旁如花似玉的新嫁娘:“少主还是用来救旁的什么珍惜的心儿、肝儿吧,别让我这贱命平白白糟蹋了去!”那眼里仍旧是满当的笑,眼底却有一丝绯色稍纵即逝、无人察觉。

    这是故事的最后一幕,听闻第二日,即大婚当天,百里释冰只身杀入仓央。

    他手中的景烁繁星刀已比上晏安歌的脖子。

    他说,你负的人要用命来偿。

    晏家少主一身喜袍,脸上神色无喜、亦无悲。

    半晌,百里释冰的刀终究还是没能落下。他颓唐地松退了刀柄,锋利的刀刃却已入颈三分,殷红的血淌在新郎官雪白的喜服衬里上,鲜艳夺目。

    “我很想杀了你,可我答应了她不会杀你。”

    百里释冰以刀顿地,往昔如春水溶冰一般的双眸里背负着料峭寒冬。

    “这是她给你的新婚贺礼”他反手从后背解下一副七弦琴,那上头的银色弦线在满堂龙凤红烛照耀下,散发着幽幽寒光。

    “她祝你们,百年好合。”

    百年好合,说罢这四字时,他经不住自欺欺人地冷声一笑,放下琴转身扬长而去。

    那之后,没人知晓百里清眸去了哪里,人们纷纷揣测,或许她和百里释冰一同归隐,从此浪迹天涯。

    亦有人说,百里清眸未将那朵无来带回章尾,而是将它顺着仓央宫外的金边河水,飘走了。

    而她自己,也因鲛珠寒气凝结成了冰霜。她的愁肠化作千古冰玉琴弦,冰心化作水晶拨片,制琴作为晏安歌大婚贺礼。

    南澄叹了口气,道:“而那朵无来,就流落到了人间。”

    故事讲完了。

    一直处于打发寂寞、催着南澄讲来故事结局的我,这一刻却没有言语。

    我心里蓦的浮现起百里清眸曾说过的话:

    她说,我睁开眼第一个想要看到的人是他,阅人无数之后镌刻在眼里心里的还是他。于是我奢求离开这世间看到的最后一个也是他。

    她说,我平生有三个心愿,看着他、看着他、看着他。

    但老天终究还是驳了她的夙愿。

    她睁眼那日身旁没有他,她离开之时身旁亦没有他。

    她未能执他之手,共他白头。

    我想,或许在百里清眸的生命里,晏安歌只是过客。

    只是当流年逝去,晏家少主是否还会记得,曾经的两小无猜;

    是否还会忆起,他为她讲过青鸾火凤的故事;

    还有曾经借着故事,许诺下的一生一世。

    只是那时候,他以为自己会是钟情的青鸾。而如今,她才是有意殉情的那一个。

    那些所谓的情谊缱绻、铮铮誓言,什么天上人间会相见,什么且以深情共白头,都不抵现实利益侵蚀。

    从来风花雪月动人。他终究还是为了权位,放弃了她。

    “若要娶清眸者,必自降天职,贬为凡庶。”

    也许正如南澄所说,上河之水天际流。他将是前途无可限量的晏家继承人,将来要多少好女妙妇没有,何必为了区区一个,断送大好前程?

    此时,房中青玉案上,那炉为听故事而点的心字沉香业已燃尽,但浓郁的残香却迟迟不舍散开。

    我一时间有些恍惚,望着灯火下那缭绕的烟雾,恰似前尘往事,攀上冰冷的心头......

    我以手支额,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

    也罢,或许就是因为无来花果太过难得,人们就为它编造了这么一个曲折婉转的故事。但故事终归是故事,不是现实。即便不好,也不可沉溺其中劳了心神。

    ——————————————————第二章(完)——————————————————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