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浮生无来梦昙彼岸 006 第二章 灯下尘(五)青梅绕竹马

时间:2020-10-31作者:字疗饥

    ,,,!

    素衣少年带着白衣女子,跑过青松翠柏横斜掩的九曲回廊、跑过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荷池曲径,跑过清风、跑过炎夏,跑向碧浪滚滚的仓央宫六月麦田。

    “看,那边有小溪!”女孩大口喘着气,指向前边的一处。

    细下一看,果不其然,高高的麦浪掩映下藏着一条波光粼粼的小溪,在傍晚的余晖下泛出银色的光泽。溪边柳树下,泊着一叶扁舟。

    “来,”少年牵起女孩的手,带她登上小舟。

    “我给你变个法术,想看不想看?”晏安歌笑着问。

    心儿抬头看他,落霞扯出一片淡金色的粉,逆着光,剪出他一个轮廓。

    她笃定地点点头。只见他长身玉立,从绣着淡淡翠竹水纹的袍袖里取出一只哨笛,轻放在嘴边。

    轻轻一吹,生脆的哨音划破长空,在宽广的麦田上荡漾出长久的回响。

    顷刻,随着哨声,远处青山间绕着的云雾被什么东西拨开,待定睛看,若隐若现看得一青一红两个小点。

    小点逐渐变大,并朝他们徐徐而来。

    待行至眼前,云雾再不能将之遮挡。两重光影下,可见青者高贵冷艳,红者炙烈华丽,各自一副亮羽长翅,皆拖着五色英尾,凭风飒飒起舞,围绕着兰舟上一双金童玉女啼叫槃旋。

    “心儿,听过青鸾与火凤的故事吗?”

    少年在舟舷上寻了一处位置,并排挨着女孩坐下,那一双鸾凤就停在在溪边饮水。

    见女孩摇摇头,晏安歌便望向那无边无垠的万里麦浪,轻轻开口:

    “从前有一对恩爱的神鸟,雌鸟青鸾,雄鸟火凤。它们相互温暖、不离不弃。”

    “有一天,青鸾外出回来,发现火凤不见了。它担心爱人有危险,在空中找了很久,但一无所获。”

    说话间,晏安歌伸手抚了抚水中青色神鸟的羽毛,那高冷的鸟儿非但没有抗拒,还颇为良顺地用头蹭了蹭少年的手。风吹来青麦稚嫩的香。

    少年微微一笑,继续道:“没有火凤的日子,青鸾的内心也渐渐绝望,它不吃不喝,伤心欲绝。它的身体日渐虚弱,直到无法飞翔于天空,美丽的羽毛也失去光彩。它日日哀鸣,可后来,连哀伤的呼唤声也越来越低。”

    少年看了看身旁的青鸟,温柔道:“青鸾啊,它是有意殉情,它在故意折磨自己。”

    “那后来呢?”心儿蹙起眉头,急切地问。

    “后来,奄奄一息的青鸾有幸得到仙人勉励,不再忧伤,坚强地继续寻找。就算火凤在天涯海角,它也要翻越万水千山把它找到。”

    “它不断呼唤着、寻找着,终于有一天,它听到了火凤的和鸣!”

    “原来,火凤被猎人射伤,囚禁于深洞里。”

    “啊?火凤它..真可怜。”心儿蹙着眉头怜惜道。

    晏安歌点点头,继续道:“之后青鸾每天都守在火凤上方的天空中,不断徘徊。凄厉的哀鸣终于感动了囚禁火凤的人,于是猎人放归了火凤,让它去和伴侣相聚。有情的它们终成眷属。”

    “从此恩爱相伴、白首不离。”

    说到这,少年从远处收回深邃的目光,侧身看向心儿。

    两人隔着那样近的距离,看得见他漆黑的双眸里燃烧着赤火,烧得那里头深深浅浅枝叶横陈的桃花绚烂妖娆。

    心儿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滚烫,呼吸不得,连忙将眼光看向别处,打岔道:

    “嗯...哥哥,你今天在清凉轩里弹奏的曲子真好听,这么久了心儿还是头一遭听你弹起呢。”

    晏安歌看着她害羞转移话题的样子,嘴上扬了扬,一转身,反手支舷,逗她说:“那叫冰袖调啊,流芳百世的调子,你怎的没听过?”

    “冰袖调?又是你胡诌的罢。我说的是这曲子的正经名字。”

    他嘴角的笑意愈甚:“‘心儿一舞,有冰盈袖’,是谓冰袖调。这不是正经名字是什么?”

    心儿方才明白过来,不过是他为了配自己的舞而即兴创作了一首曲调,又安了这么个名字来打趣她。一时间又羞又恼,转头急道:

    “哎呀,你真是的!...”

    余下的话又说不出来,她不禁偏头莞尔,小声嗔道:“假正经!”

    “我,假正经?”

    未等心儿反应过来,晏安歌突然一个翻身,双手支撑着她两侧的船舷,用这个姿势把她牢牢控制在了他的拥围之中。一时间万籁俱寂,有风从河岸两旁吹来,吹得人耳朵发痒。

    他贴上她的耳廓,腰间玉佩发出脆耳的声响:“那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经......”一语未休,淡色的唇就擦过她的耳畔,覆上她的嘴角,有茶香清冽。

    南澄摇头晃脑,伴着那句“有茶香清冽”顺势夺过我的杯子,道:

    “我说得渴了,润润嗓子…”然后咂巴咂巴嘴直嚷嚷:

    “这茶可一点都不香,阿眠你倒是差人取二两好茶来啊~”

    我摇了摇头:“南澄,我刚刚就想说你,你讲故事就好好讲故事,每次都讲得那么肉麻做什么?”

    南澄道:“怎么就肉麻了?你们闺中少女不就喜欢听这种情情爱爱么?”

    我:...

    “那是你不了解市场,现下流行打打杀杀!给我来点儿。不然你唯一的听众也没得了。”

    南澄叉起手,挑眉坏笑道:“那..你让小蛮给我泡壶甜甜的茶呗?甜一甜我的嘴,我就可以杀杀了。”

    这家伙,毛没长齐,皮又痒了!

    但我着急听后头的故事,眼下又只有这么一台南氏故事制造机,故只得叫小蛮泡了一壶新焙的西湖龙井,端了进来。

    小蛮进来奉茶的时候,南澄那哈喇子呀,目可见飞流直下三千尺!

    我咳嗽一声:“咳!收起你那金津玉液哈,我西厢房梁上的玄鸟够多了,不缺燕窝。”

    南澄摸了把嘴,闺中恨嫁怨女似的看了我一眼,道:“啧啧啧,天若有情天亦老,有人妒忌春光好!”

    “哟呵?!”我原本以为他拐弯抹角地埋怨我坏了他调戏女儿之美事,正欲发作,他似乎看穿了我:

    “哎哎哎,别动手!我是接的刚刚的故事喔~”

    “好小子!”我只得勉强压制下这团无名小火,听他续上后文:

    天若有情天亦老,有人妒忌春光好。原本的小溪扁舟上,一幅无比香艳的丹青水墨鸳鸯图,却被一声呜咽打破了。

    停在那美丽画卷里的两人被这哭声惊扰。

    “呀,有人?”,心儿轻轻推开晏安歌的胸膛,微喘着气,嘴角像涂抹了胭脂一般,显现出浓丽的绯色。

    少年皱了皱眉,万分不愿的将嘴挪开,想必是——情到浓处被打扰,犹如囫囵吞个枣。

    南澄这句接得是押韵又俗气,我正好捡了果盘里的一个枣子吞下,差点噎住!

    只闻得那一声呜咽变成断断续续的啜泣,似乎是从身后不远处那块巨石后头传来的。

    稍稍整理了衣襟,晏家少主牵起心儿的手,欲上前看个究竟。

    循着时断时续的哭声,拨开齐人高的青色麦穗,两人在一块花色大理石后面发现了一个正跪在地上哭泣的少女。

    “小姐姐,你..怎么了?”心儿看着眼前女子一耸一耸的背影,关切地问道。

    少女闻声转过头来,方才注意到来人,赶紧用袖子沾了沾眼角边的泪水,浅声细语道:

    “奴婢..奴婢芫荽给少宫主请安,不知少宫主在此,扰了您的清净。芫荽这就走!”说罢欲起身。

    眼尖的心儿却看到少女身后还躺了一个人,方才被杂草遮住了。这人身上还胡乱裹着一张草席,颜色差点就要和这乱石岗融为一块去!难为他俩没注意到。

    “他怎么了?”晏安歌显然也看见了地上躺着的人。

    少女被他一问,眼泪又忍不住扑簌簌地落了下来,抽抽嗒嗒了好一会儿,才勉力止住啜泣,哑着嗓子道:

    “这是芫荽的爹爹,自今年开春以来,他就日渐消瘦,还时常口干难耐。如今到了夏季,病状愈甚,不停地眩晕昏迷。”

    “方才他来溪边取水,久久未归,我寻得他来,才发现爹爹晕倒在了这石岗边,怎么叫也叫不应!”

    芫荽说到伤心处,又开始淌泪:“我驮不起他,想着从家里取副席子,好把他拖回去。”

    心儿本想问她怎么不找大夫,但看女子衣裳破旧,模样憔悴,想必是穷苦人家,便改口道:

    “我学过些医术,能让我看看吗?”

    芫荽点点头,心儿便蹲下来给他爹爹号上一脉。摸得此人脉络淤阻、气血逆乱,又加上女子所说的口渴晕眩等症状,心下便有了较量。

    “你爹爹得的是消渴症。没什么大碍。可能是长期劳心竭虑,肝气郁结不得发散所致。”

    “那,那该怎么办呢?”芫荽听得没有大碍,心里一块石头暂且落了地,但仍旧担忧。

    “只需好好养着身子,不要再让他劳心费力。平日里多做些玉竹瘦肉汤之类滋阴解表的东西,给他补补便可。”

    芫荽闻此,脸上露有难色,呜咽道:

    “家中只有芫荽与爹爹,再没人帮得我们劳作了。”

    心儿见状,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她至今还未能想起父母是谁,人在何方,便不免对这女子多了几分同情。歪头想了想,从左耳取下一颗珠玉耳珰,递给女子:

    “你将这个珠子放在你爹爹手中吧,这是我贴身带的,有定心宁神之用。”

    “这,这,我不能要的…”女子抬头望着心儿稚气的脸,连连摆手。

    “你就拿着吧!”心儿将珠子一把塞进她手里。

    “等你爹爹病好了,拿这珠玉去当了,买些药食给他补补。”说完不等女子回答,便牵起晏安歌的手,转头向来时的路走去。

    走到一半方才觉得握着他的手许久了,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道:

    “原应帮她把老人家一同送回去的,我怕她不肯要珠子,走得太急了,所以...要不,我们再回去看看他们父女俩?”

    晏安歌默默牵起心儿松开的手,道:

    “不必了,一会回去了,我遣几个小厮去帮她。方才,你怎么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给了她?”说话间眄了一眼她的左耳。

    心儿那对珠玉耳珰本是两块寒冰玉石,虽说石头没甚金贵,只是她的这两块是胎中带来,双耳各一块,被做成了坠子嵌在耳朵上。听闻它们是体内纯净之气所结,有祛除晦祟,聪耳明目之功效。

    “这耳坠子在我这只是装饰,到了那小姐姐手中便是救得命的。”心儿嘻嘻笑道:“何况,贴身之物于我而言,除了一样,其余没有什么是重要到不能给的!”

    “是什么?”安歌笑着,微不可察地往她身边靠了靠。

    “远在天边,近在......”心儿狡黠地一笑,歪着头,目光看向他,停顿了一下;又掠过他,向更远的地方看去,“那边!”调皮的手指向晏安歌身后。

    安歌回头一看,乃是一头正在田里犁地的牛。

    他也不急,反说道:“好哇,你把我比作魔宫里的牛王!那我倒要看看你有那铁扇没有!”说罢便去挠她,她禁不得痒痒,连连叫着好哥哥饶命,一边闪躲着跑开。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这是一段竹马青梅的短暂欢乐时光。

    世人常说,只有在最爱的那个人面前,才会流露出最真实的那个自我。纵使他晏安歌是权倾一方的晏家继承人,纵使他年纪轻轻就威树四海八荒,纵使他有旁人艳羡不完的富贵荣华,那时的他,也不过是个十五志学少儿郎,最喜欢的,就是眼前这个没有身份、没有来历,自己亲手救下的小小姑娘。

    http://m.. ,更优质的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