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69驯养方法十九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69

    肖恩·辛格觉得自己最近有点走背字儿。

    倒霉是从在酒吧遇到一个裹了一层又一层披肩的老女巫开始的。她是个占卜师,用苍老沙哑的嗓音说明了水星的轨迹与火星交叉,最后与金星相遇……以至于他会灾祸不断。

    哦,所有的占卜师都是骗子。所以肖恩没有花十个金加隆破解自己的霉运,二是笑了笑请老女巫喝了一杯热火威士忌,潇洒的离开了。

    当天晚上就接到了邓布利多的安排,秘密保护彼得·佩迪鲁。

    秘密保护就是不被任何人知道,甚至包括保护对象的保护行为。他只需要在小矮星彼得遇到危险地时候立马通知邓布利多(用凤凰社的通知方式),并不需要扑上去当肉盾。这样的任务危险不过保护波特一家,甚至比保护人形“门钥匙”布莱克都要轻松得多,只不过是有些风吹日晒、偷偷摸摸。

    肖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彼得。说实话,这个巫师不起眼的原因不仅仅在于他比矮人高一点的身高,他加入凤凰社以来,说过的话可以用手指头数清;如果不是邓布利多的安排,肖恩甚至都忘了凤凰社还有这么一个战友。

    波特夫妇遇难的那天晚上,凤凰社得到消息说,几乎所有的食死徒都扑向隆巴顿庄园了,似乎黑魔头把隆巴顿夫妇的儿子作为语言中的那个孩子了,凤凰社的战斗力也都转向隆巴顿庄园了。

    肖恩觉得自己有必要参加到战斗中,但是在这边又有任务,只好一边盯着小矮星彼得住的房子,一边纠结要不要暂时离开一阵子。

    接下来的时间没有任何信息传递给他,再等下去可以说得上是魔法界百年来最伟大的一场保卫战就要结束了,肖恩消除了自己的“幻身咒”,从躲着的地方站了出来,又看了看彼得的房门,准备离开。

    门缝漏出一缕光,越扩越大,然后从一片暗黄色中露出一个矮小的身影,彼得·佩迪鲁出了门,他手里握着魔杖,弯着腰,心神不定的看了看四周。

    肖恩困惑的皱了皱眉,在他跟着小矮星彼得的一周多的时间里,他几乎没有晚上出过门,其实白天他也没怎么出过门,除了接待了几次访客……他要干什么?难道也要去隆巴顿庄园挥一下魔杖?

    肖恩往前迈了几步,几乎是拦住彼得的样子:“彼得,你……”

    “thawing!”就在肖恩出现的一瞬间,彼得声音尖利的挥着魔杖冲他喊道,转身就逃。

    肖恩拔腿就追,但是只跑了几步,就发现自己的脚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完全用不上力,脚腕以下以一种扭曲的方式崴了回去。他摔倒在地上,发现自己的骨头像是夏天的冰激凌一样开始融化,两只脚从脚趾开始变成软软的烂肉,一点儿知觉都没有。

    魔杖摔到地上,因为手指的骨头也开始一点点融化……如果没有碰到几乎要发狂的西里斯·布莱克,他或许就会像阳光下的雪人,一点点融化成一团血肉。

    “他去哪儿了?”西里斯声音嘶哑地问肖恩,一边抽出魔杖放出自己的守护神带口信给邓布利多。

    得到回答后,西里斯抛下一句“他马上会来”,就离开了。

    邓布利多来的确实快,而且他见面的第一个魔咒有效地阻止了必得的黑魔法,让肖恩捡回一条命,住进圣芒戈继续治疗。

    后来肖恩知道邓布利多之所以能这么快赶来的原因是凤凰社的两条战线同时失守,隆巴顿夫妇被食死徒折磨疯了,而波特夫妇遇难。

    值得庆幸的是,黑魔头消失了,哈利·波特拯救了魔法界。

    当肖恩·辛格站在魔法部的审判室,为西里斯·布莱克作证,叙述完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后,看着巴蒂·克劳奇铁青的脸,还有一个个举起的、表示同意无罪的手,觉得自己还不是那么没用——至少还活着拯救了一个无辜的年轻人。

    *

    西里斯从审判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布蕾妮娅团成一团靠着墙根窝着,像是一只被遗弃了的小狗。听到门的动静,抬起脑袋来,湿漉漉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激动的说话都打磕:“西、西里斯?!”

    然后就一头扎进他怀里,死死搂住。

    “我没事儿了。”西里斯揉揉布蕾妮娅的头发,这时候才觉得吊着的那口气缓缓舒了出去。

    布蕾妮娅脑袋埋在西里斯怀里。之前想过很多,要好好“教训”西里斯、不理他、冷落他,让他感受到自己的难过生气,但是直到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只想抱着西里斯大哭一场。

    出事儿以来,布蕾妮娅只为莉莉和詹姆大哭了一场,之后就绷着神经救西里斯、等西里斯,别说哭了,她连饭都不想吃。

    布蕾妮娅舒舒坦坦的发泄了自己的感情,抬起脑袋看着西里斯的眼睛:“西里斯……”

    本来想说句我爱你,但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盯着西里斯的眼睛眨了眨,嘴巴动了动,嘟囔了一句:“你好臭……”然后又埋进他怀里。

    西里斯哭笑不得,眉毛动了动:“我也觉得我很臭……但是现在有点怀疑了。”

    他低头看了看心里已经说了无数次我爱你以致于自己都娇羞的耳朵都红了的布蕾妮娅,蹭了蹭她的头发:“我们回家吧。”

    回到他们之前租的麻瓜公寓,布蕾妮娅想要西里斯先好好睡一觉,她去做饭,让他醒来就可以□□的吃一顿,恢复活力。

    “不,我没办法忍受自己臭烘烘的躺到床上。”西里斯一边拽自己的衣服,一边往浴室走,“我的胡子能把被套刮破了。”

    他之前是很虚弱,但重获自由的那一刻起,他就像喝了欢欣剂和提神剂一样,亢奋的甚至可以带着布蕾妮娅跳一整个舞会的舞。

    布蕾妮娅跟在他屁股后面把扔到地上的衣服收拾起来,看了看,决定把这些脏的看不出原本颜色又晦气的衣服丢的远远的。

    西里斯洗完澡,大剌剌的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头发湿答答的往下滴水,然后往床上一坐,腰一塌,做出一副等待伺候的样子。

    布蕾妮娅嘟着嘴巴拎着吹风机跪上床,拍了拍西里斯的后背让他低下点头,揉了揉他的头发“呜呜呜”的吹了起来。

    之前看到西里斯这样衣冠不整的样子还会面红心跳,现在完全可以做到面不红心乱跳了。

    西里斯像是大型猫科动物一样猫着腰享受着主人顺毛,他盘腿坐着,后背弓着绷出脊柱的那条骨线,长头发垂着从脖子那里分开,遮住脸,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皮肤上的水也没有擦干净,似乎还裹着一层水雾。

    布蕾妮娅跪坐在他身侧,一边拨弄他的头发,一边晃着电吹风。

    西里斯突然低沉地说:“妮娅,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布蕾妮娅晃着吹风机的动作停了下来,电吹风“呜呜呜”的响声突然大的惊人,布蕾妮娅似乎叹息了一声:“莉莉和詹姆已经下葬了,就埋在他们房子对面,是巫师们组织的葬礼……莉莉和詹姆是英雄,那天来了很多人。”

    “……”西里斯一动不动。

    布蕾妮娅接着说道:“哈利被送到佩妮那里了,邓布利多说哈利在那里最安全,我还没有去看过他,我们可以一起去。”

    “……”

    布蕾妮娅把电吹风关了放在一边,她搂住西里斯,近乎叹息地说:“西里斯,不怪你。”

    “我有责任。”西里斯的声音几乎是从鼻子里挤出来的,“我不无辜,妮娅。”

    “莉莉和詹姆不会怪你的,西里斯。”布蕾妮娅亲了亲西里斯的头发。

    “我也希望……可是我再也不能知道詹姆是怎么想的了。”西里斯抓住布蕾妮娅的手,紧紧的。

    布蕾妮娅顺着他的后背抚了抚:“你需要好好休息,醒来我们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呢。我陪你躺一会儿。”

    西里斯顺从的倒在床上,紧紧搂住布蕾妮娅,头发遮着他的脸,只露出下巴的线条。

    布蕾妮娅安静的看着他,默不作声。

    这段时间每个人都过的很艰难,无论是失去还是重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