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68驯养方法十八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两个人押着西里斯绕过长长的走廊,停在一扇门前。那是一扇很古老的门,木质的、用铁皮包着边框,泛着黑沉沉的光。

    西里斯有些紧张,但他稳住自己的情绪,不管门那头是什么,都不能让自己看起来畏惧狼狈,他抬抬下巴,露出这段时间被折磨的憔悴的脸。

    其中一个巫师拽住门上的门环,拉开门。

    门那头是像暗室一样密闭的屋子,高高的天花板上面吊着巨大的灯,冷冷的光源把周围黑色的、坚固的石块照出淡淡的光泽。

    一走进门,就感受到一股夹着陈腐气息的冷气扑来,整个屋子比外面要冷好几度,似乎是从脚底探上来的冷意,阴森森的。

    长方体的屋子周围全围着密密排列的长凳,阶梯式的一排比一排高,挨挨挤挤的坐满了穿着深色巫师袍的巫师。

    这是一间审判室。

    看到审判室拐角的门拉开,西里斯·布莱克走进来,巫师们发出细碎的交谈声。

    “西里斯·布莱克……布莱克家族。”一个带着黑色尖顶帽的巫师说道。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臭名昭著的食死徒,神秘人的狂热追随者。”穿着深棕色巫师袍的女巫盯着从她面前经过的西里斯,“他的堂姐。”

    西里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他出卖了波特夫妇,该死的叛徒。”

    “杀了一条街的麻瓜,还有他的朋友佩迪鲁。”

    “这种人应该直接扔进阿兹卡班!”

    “……”

    西里斯抿紧嘴角,他眼神空洞的瞟过那些说话的人,然后定睛到屋子最中央带着锁链的椅子上。

    他被推了上去,椅子上的锁链突然发出金光,紧紧缠住他的胳膊、腿,把他牢牢绑在椅子上。

    西里斯没有反抗,只是静静的坐着,目视前方,正对面的巴蒂·克劳奇目光灼灼的盯着西里斯,好像他身上能挖出数之不尽的宝藏似的。

    西里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瞥开视线,扫过坐在对面的其他人,然后垂下视线,看着自己交叉合十搁在膝盖的手指。

    “西里斯·布莱克。”克劳奇站起来说道,他的声音高的古怪,在森冷的屋子里也透着一股冷意,“你被带到魔法部法律委员会面前,回答对你的指控。”

    西里斯看着他,不做声。

    “你被指控参与食死徒活动,出卖波特夫妇,谋杀彼得·佩迪鲁,以及在麻瓜面前炸毁一条街,杀害了十二个麻瓜。”克劳奇语气激烈的说道,像一只嗅到老鼠气味的老猫。

    西里斯目光沉沉,慢慢地说:“我没有。”

    整个审判室像是一颗荚豆投进了凝神剂里一样,一下子炸开了锅,各种指责声音响起,乱成了一锅粥。

    “安静!”克劳奇大喝了一声,屋子里才慢慢重归安静。

    “西里斯·布莱克你拒绝承认你的所作所为?”克劳奇往前探了探身子,眯着眼睛问。

    “我拒绝承认。”西里斯再次回答,他的语气很闲适,像是坐在阳光灿烂的花园里,喝茶聊天一样,“至少我不能承认是我出卖了詹姆,我宁可自己死掉,也不会背叛他们……但我是真的想杀了彼得,那个渣滓败类。”

    周围又响起交谈声。

    克劳奇拔高了声音,盖过周围细碎的议论:“我有无数的证人能证明你炸毁了一条街、杀了十二个麻瓜、还把彼得·佩迪鲁炸成碎片。”

    西里斯确实没证人证明自己的清白,他沉默了起来。

    “我可以证明。”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西里斯扭过头,阿不思·邓布利多像是突然出现一般,站在审判室唯一的角门那里,“我有证据证明西里斯·布莱克不是食死徒,我为他作担保。”

    西里斯觉得自己的心重重跳了几下,似乎一直在等着邓布利多的到来似的,他慢慢吐了一口气。

    “哗——”又一颗荚豆蹦进了坩埚里,所有人都开始交头接耳。

    邓布利多大步流星的走到审判室中心:“我在等一个证人,还好他赶到了。”

    克劳奇抿着嘴角,皱眉盯着邓布利多,看着他缓缓举起一只魔杖,然后用漂浮咒把它送到自己面前。

    “这是西里斯·布莱克的魔杖,我在它被折断之前保护下来。”邓布利多说道,“我们试试‘闪回咒’……”

    *

    布蕾妮娅靠着墙站着,眼睛盯着对面的那扇木门,无意识的咬着自己的指甲;她的不远处还站着另一个男巫,他脸色苍白,像是刚刚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楼道里寂静的可怕。

    “咔——”门开了,一个穿黑色巫师袍的男人沉声说:“布蕾妮娅·埃塞克斯。”

    布蕾妮娅一下子站直身体,把手背到身后,点了点头。

    男巫侧身让了让,布蕾妮娅攥紧拳头,走进那扇门。

    她一进去就被阴森压抑的气氛还有陪审们看过来的视线惊了一跳,几乎想扭身就逃,撤了一步又制止住自己。

    布蕾妮娅忽视四周打量的视线,一下子找到最中央的西里斯,他也扭头看着这边,两个人视线相接,布蕾妮娅咬了咬嘴唇,几乎哭出来。

    她从来没见过这么狼狈的西里斯,他看起来憔悴极了,像是受过什么酷刑似的,短短一周的时间脸颊就凹了下去,露出颧骨;头发像是流浪狗的毛,杂乱纠结,一点光泽都没有;巫师袍破破烂烂,里面的白衬衣几乎变成了灰色的。

    西里斯看着眼圈红红的布蕾妮娅,冲她笑笑;那种安抚的笑在胡子拉碴的下巴和发白的嘴唇映衬下,看起来倒像是个悲怆的苦笑。

    两个人的对视仅有几秒钟,却好像是把对方眼底的担心、安慰都读透了似的。布蕾妮娅深吸了一口气,垂下视线,跟着领路的男巫往前走。

    她走进证人席,吐出一口气,看了西里斯一眼,一直发冷的身体像是血液被点燃一般暖和了起来,甚至激动的发抖。

    布蕾妮娅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一定会没事儿的。

    “布蕾妮娅·埃塞克斯。”克劳奇大声问道,“你和西里斯·布莱克是什么关系?”

    “恋人。”布蕾妮娅答道,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知道他是波特夫妇的保密人吗?”

    “知道,但是……”布蕾妮娅急切的说。

    克劳奇打断了她:“那你知道布莱克当了保密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神秘人就找到了波特夫妇的藏身处,并且杀害了波特夫妇吗?”

    “换保密人了!”布蕾妮娅没有回答克劳奇的问题,而是直接说了自己想说的,否则她没机会插嘴,“莉莉和詹姆的保密人换了,就在他们出事的前一周。”

    周围的巫师显然从来没听过这个说法,马上讨论起来,克劳奇看起来完全呆滞了,都没有追问下去。

    布蕾妮娅拔高声音紧接着说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西里斯是保密人,所以他让彼得当了保密人,我知道,邓布利多教授也知道。”

    “彼得·佩迪鲁已经死了。”克劳奇拍了拍桌子。

    “那是他该死!”布蕾妮娅尖利的反驳道,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我们都信任他,我们以为这样万无一失……他该死!”

    整个审判室都寂静了下来,克劳奇条件反射的看了邓布利多一眼。

    邓布利多只是安静的站着,垂着眼皮像是在思考什么。

    “替换了保密人后,我们告诉了邓布利多教授,之后西里斯一直和我在一起,他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而且他已经没有把莉莉住址透漏给食死徒的权利了。”布蕾妮娅说道,她死死盯着克劳奇,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摆出勇敢无畏的样子,“我的每一句话都是实话,我愿意配合服用吐真剂来证明。”

    布蕾妮娅的情绪显然不对了,邓布利多安抚的看了她一眼,稳声说:“还有一位证人,他是凤凰社派去保护彼得·佩迪鲁的巫师。他之前受到了黑魔法的攻击,一直在圣芒戈接受治疗。”

    克劳奇像是丧失耐心一样挥了挥手,布蕾妮娅被带下去了。

    她出了门,靠着墙站着,看到之前一起等待的、脸色苍白的巫师走进审判室,门缓缓关闭。

    门合上的一瞬她像是力气也被抽走一样,蹭着墙滑坐到地上,浑身无力,才发现自己后背湿了一片,汗毛直树,手腿颤抖着。

    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害怕。

    也顾不上自己仪态怎么样了,她把脑袋埋进臂弯里,缩成一团等待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