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第59章 调教方法十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布蕾妮娅看着自己锁骨、肩膀的吻痕,不知道后背会不会更多,对着镜子照了几下,扭头狠狠瞪了西里斯一眼。

    西里斯看着布蕾妮娅含着水光的眼睛,侧过头摸了摸鼻子。

    “你让我怎么出门,顶着这些吗?”布蕾妮娅指了指自己的锁骨,委屈的撅撅嘴,“你也真下得了口!”

    “我去问问莉莉,她有什么披肩之类的。”西里斯说道。

    布蕾妮娅咬咬嘴唇,只好同意。

    看着西里斯走出门,她对着镜子揉了揉皮肤上的红痕,最后放弃了,又对着镜子开始补妆。

    西里斯拿着一件白色毛毛披肩回来,给布蕾妮娅穿上,看到把那些吻痕都遮住了,布蕾妮娅才舒了一口气。

    “咚咚咚。”

    “妮娅你好了吗?”莫丽隔着门板问道,“时间就要到了。”

    “哦!我马上出来。”布蕾妮娅最后拽了拽裙子,红着脸打开了门。

    莫丽一把揽住她,往主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交代着事情。

    既然已经办了婚礼,莉莉他们干脆就把后院作为了婚礼仪式的场所。

    音乐是埃塞克斯先生用小提琴拉的婚礼进行曲,他一直想在女儿的婚礼上秀秀自己的小提琴,但在布蕾妮娅的婚礼上,他应该拉着她的手递给另一个男人。

    莉莉他们没有请专门的巫师乐队,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乐队愿意出来表演了,所以无论是谁演奏音乐也无所谓。

    邓布利多甚至很陶醉的欣赏着麻瓜音乐。

    布蕾妮娅跟在穿着婚纱的莉莉身后,莉莉被伊万斯先生牵着手。

    脚下是魔法草地,踩起来软绵绵的,轻快的音乐和纷飞的花瓣,还有两侧带着笑颜的人。

    布蕾妮娅看着站在正前方台上的西里斯,有种这是自己婚礼的错觉。

    詹姆从早上就没见过莉莉,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缓缓向自己走过来的莉莉,觉得整个世界只有他是最幸福的那个男人。

    证婚人是亚瑟,他也是第一次见这种半麻瓜半巫师的婚礼,极大的满足了他的好奇心。他笑眯眯地站在台子的最中间,看着伊万斯先生慢慢松开莉莉的手,站到了自己面前。

    他拿出魔杖,让莉莉和詹姆也拿出自己的魔杖,念起了巫师们关于婚礼的誓约。

    布蕾妮娅看着他们的魔杖尖慢慢冒出亮红色的光,然后缠绕在一起,最后慢慢消失。

    大家鼓着掌发出了欢呼声。

    詹姆满意的看着自己的魔杖,等到亚瑟宣布婚礼完成的时候,他放下魔杖,咳了两声,他扭头看了西里斯一眼。

    西里斯微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丝绒小盒子递给詹姆。

    詹姆打开盒子,把里面的戒指拿出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戒指……你说麻瓜们是需要这个的。”

    莉莉捂了捂嘴巴,缓缓伸出左手,看着詹姆给自己戴上戒指,她几乎要落泪。

    “詹姆。”她一把搂住詹姆,“我爱你。”

    *

    布蕾妮娅端起一杯酒,小口小口的抿着,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人群中的詹姆和莉莉。

    她很羡慕。

    西里斯看过去的时候,布蕾妮娅正靠在长桌旁边啜着酒,觉得她还想闷闷不乐的。

    他晃到她身边,把就被从她手里拿开,拿到鼻子前嗅了嗅,皱皱眉:“你喝酒?”

    “果子酒,甜甜的。”布蕾妮娅抬头解释道,“一点也不辣。”

    西里斯看着她脸蛋红扑扑的,但口齿清楚,又看看酒杯,认为这么一点酒醉不倒她:“你还喝过烈的?”

    “爸爸的……我尝过一点。”布蕾妮娅还伸出指头,比出一点点的样子。

    西里斯凑近布蕾妮娅,怀疑的看着她:“真的只有一点点?”

    “嗯!”重重的点头。

    怎么总觉得不对劲儿。

    “我不信,你亲我一下我就信。”

    布蕾妮娅嫌弃的看了西里斯一眼,撅撅嘴,胳膊环住他凑近的脖子,吧唧狠狠亲了他嘴巴一下。

    “……”西里斯刚要直起身子,布蕾妮娅却不撒手,垫着脚尖吊在他身上,脸蛋在胸口胡乱的蹭来蹭去,“你今天只喝了这杯么?”

    布蕾妮娅抬起头,迷瞪着眼看着西里斯,努力的回想:“还有一点淡黄色的、一口透明的……玫红色的也很漂亮,我也尝了尝。”

    西里斯完全不相信她的一点、一口、尝了尝。

    她根本喝醉了……还比不喝醉口齿更清楚!

    西里斯一把把布蕾妮娅抱在怀里,往后门走。

    穿过人群的时候,布蕾妮娅还探着脑袋四处乱看,如果她没喝醉一定早就把脑袋埋在西里斯怀里怎么叫也不露脸了。

    布蕾妮娅觉得自己现在十分的亢奋,想要唱歌,也想在地上跳跳舞,但是西里斯紧紧抱着她,让她动弹不得,不过嘴巴还可以用。

    “唔——”布蕾妮娅一手挂着西里斯的脖子,另一只手冲着海格挥了挥,“嗨!海格,好久不见,你怎么变矮了?”

    海格的大胡子因为哈哈大笑而上下动着:“布蕾妮娅你现在长到西里斯怀里了,当然看我变矮了。”

    布蕾妮娅没注意海格说了什么,她探着手努力的想要抓住眼前晃动着的胡子。

    西里斯抓住她的手,冲海格摇摇头:“她喝醉了。”

    “哦,应该的。”海格晃晃自己手里的杯子,“今天是个好日子嘛。”

    两个人擦身而过,布蕾妮娅挺直上身,抱住西里斯的脖子,执着的从他的肩膀上方看着海格蓬乱的胡子。

    看着越离越远,她无聊的叹口气,下巴搁在西里斯的肩膀上,眼睛四处乱瞅着。

    屋子里没几个人了,西里斯抱住布蕾妮娅走进客房。

    要把她放到床上,可是布蕾妮娅抱着西里斯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妮娅?”西里斯皱皱眉,“松手,躺床上,我给你找点醒酒的东西。”

    “不要——”布蕾妮娅脸蛋蹭了蹭他的脖子,赖皮的就是不撒手,“我不要到床上,一躺下我就会睡着。”

    “睡着更好,睡醒就清醒了。”西里斯拍拍她的脸蛋。

    布蕾妮娅使劲儿摇着头,就是不撒手。

    西里斯没办法,只好搂着她的腰,两个人一起倒到床上,压着她躺好了,才掰她的手腕,想要挣脱出来。

    一边抖着她的手,一边低声诱哄着:“妮娅,睡一觉就清醒了,松手。”

    “不要……”布蕾妮娅抱得更紧了,被压着的腿也开始挣扎,“我不能睡着。”

    西里斯愁得都想揪头发了,怎么布蕾妮娅喝醉了这么难伺候。

    “今天是我的婚礼。”布蕾妮娅嘟囔道,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西里斯顿了一下,觉得她还在说胡话:“今天是莉莉和詹姆的婚礼,而你喝醉了。”

    “不、就是我的。”布蕾妮娅提高了声音强调道,“我和西里斯的!”

    “不是你的。”西里斯把她挣脱出来的、挂到自己腰上的腿按住,觉得自己就要不耐烦的发脾气了。

    这下布蕾妮娅语气软了下来,糯糯的说:“就是我的嘛。”

    “不是。”西里斯终于把布蕾妮娅的环着自己脖子的手解开了,他抓着她的手腕,回答道。

    布蕾妮娅睁开眼睛,看着西里斯,委屈的吸吸鼻子,眼泪都要出来了:“为什么不是我的婚礼?”她现在就像被主人抛弃的小狗,无辜的睁着眼睛看着你,委屈又着急,直把人的负罪感都勾了出来。

    她瘪瘪嘴,“为什么西里斯不求婚,我一直在等着——”

    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西里斯还握着她的手腕,正准备压住她从床上爬起来,听到这一句,觉得浑身都没力气了。

    他贴近布蕾妮娅,把她搂进怀里,让她的脸贴着自己的胸膛,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

    “妮娅,太危险了。”西里斯低头,凑近她的耳朵,“我不想有一点风险,尤其是你有一点风险,”

    他的下巴蹭了蹭布蕾妮娅的耳朵,觉得怀里的人因为哭泣而急促的呼吸好像缓了下来:“你再等等,再……”

    西里斯往后靠了靠身子,发现布蕾妮娅已经睡着了,脸蛋上还挂着泪珠。

    还真是一沾床就睡。

    “唉。”西里斯叹了口气,不知道她的心里还藏着什么事情。

    他把布蕾妮娅摆正放到床上,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眼泪,然后侧身撑着脑袋出神的看着她的脸。

    安静了一会儿。

    布蕾妮娅突然皱起眉头,嘟了嘟嘴巴,侧过身,伸手摸了摸,抓到另一个枕头的一角就往怀里拽,西里斯赶紧抓住她的手腕。

    布蕾妮娅像是找到依靠一样蹭着贴近,缩到他怀里,胳膊拦住他的腰,吸了吸鼻子,眉毛舒展开才又安心的睡过去。

    西里斯伸手搂住布蕾妮娅的腰,听着屋外的欢声笑语,他拿出魔杖挥了一下,顿时就只剩下布蕾妮娅轻浅的呼吸声,平静又舒缓。

    他也放下胳膊,环住布蕾妮娅,闭住了眼睛。

    一觉就睡到了傍晚。

    布蕾妮娅醒来,觉得脑袋胀得疼,看到近在咫尺的西里斯的脸,他似乎睡得很香,呼吸喷在她的额头,痒痒的。

    只是愣了一会儿,就想起来今天是莉莉的婚礼。

    几点了?

    布蕾妮娅觉得屋子里很暗,夕阳隔着纱帘照进来,阳光是暗金色的。

    她伸伸脖子,想要看到床头柜上的表是几点了,但又怕动作太大吵醒西里斯,只能小幅度的探探脑袋,但根本看不到。

    “下午六点多。”西里斯突然睁开眼睛说道。

    布蕾妮娅对上他神采奕奕的眼睛:“你、你没睡着?”

    “睡不着。”西里斯懒洋洋地说。

    “我怎么睡觉了?”布蕾妮娅一下坐起来,“我应该帮莉莉的。”

    西里斯一伸胳膊拦住布蕾妮娅,扶着她的肩膀让她躺回去:“你喝醉了,我抱你回来休息的。而且,莉莉不是有她丈夫照顾着吗,你不该陪陪我?”

    “可是……”布蕾妮娅犹豫道。

    “没什么可是。”西里斯把她往怀里揽了揽,“乖乖再休息一会儿。”

    布蕾妮娅糊里糊涂的又躺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