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第51章 调教方法三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这是这周第三次爆炸事件了……”埃塞克斯夫人抬头看了看电视,方形屏幕里那个语调平淡的女人面无表情的说着牛津区的一起爆炸事件,没有人员伤亡,“怎么可能没有人员伤亡,三起都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布蕾妮娅端水杯的手顿了顿,抿抿嘴,她有预感这绝对和巫师有关。

    “霍金斯说他昨天晚上好像看到有人在放烟花,红光绿光闪了一阵儿。”埃塞克斯先生也说到,“没准儿是有人在狂欢,他家在郊区,多得是去找乐子的小青年。”

    布蕾妮娅觉得心跳停了一下,手都有点端不稳杯子,她现在只要听到这种消息,就忍不住往坏处想,而西里斯什么也不告诉她。

    几天前西里斯离开埃塞克斯家的时候,脸色不太好,他有感觉,布蕾妮娅的父亲和弟弟都对他有敌意。虽然他不在意,但是布蕾妮娅在乎,就由不得他不放在心上了。

    布蕾妮娅站了起来:“我要去上班了。”

    圣芒戈一楼大厅里奇形怪状的病人少了很多,他们似乎没时间用魔法去折腾自己或者是别人,每个人都缩手缩脚起来了,魔法界比以往萧索多了。

    布蕾妮娅换好衣服,赶到五楼,一进护理站,就对上顶着一对黑眼圈的凯蒂,她几乎是梦游一般的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有气无力地说:“你终于来了,昨天晚上有几个急诊,累死我了。”她转身用魔杖把墙角的一把椅子变成单人床,“我先在这儿眯一会儿。”

    她值夜班,布蕾妮娅怜悯的看看已经睡着的凯蒂,给她盖了一块毯子,低头翻了翻手里的记录。

    “亚瑟韦斯莱……嗯,魔咒伤害,不太严重。”

    “玛琳麦金农……”

    她匆匆扫了几眼,突然顿住了。

    “詹姆斯波特,黑魔法伤害?”翻到下一页,果然看到西里斯的名字,“骨折。”

    她转身就往病房里冲。

    一推开门,詹姆躺在最中间的那张病床上,莉莉坐在一边正在削苹果;另一张病床上躺着一个红头发的男人,睡得正香。

    “布蕾妮娅。”

    “妮娅?”

    詹姆和莉莉同时说到,他们发现布蕾妮娅的脸色已经不能用不好来说了,简直就是失败的魔药,下一秒就会爆炸。

    “大脚板在隔壁。”詹姆急忙指了指帘子那边。

    布蕾妮娅没接话,冷着脸走过去,拉开一点帘子。

    西里斯躺在病床上,一条胳膊上着夹板,惬意的眯着眼睛,睁开,温柔的对布蕾妮娅一笑:“妮娅,你来……”

    “刷!”

    布蕾妮娅面无表情的拉上帘子,把西里斯的脸和声音都隔绝在那头。

    转身看向詹姆和莉莉,脸臭的可怕。

    詹姆咽咽唾沫,扭头看了莉莉一眼,病房里一片安静,只有红发男人轻微的鼾声还有西里斯一声叠一声的叫妮娅。

    脾气最软最好的人发起火来才最可怕。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反正什么也做不好,是个拖累,所以什么也不告诉我,让我活的就像个傻子。”

    她知道西里斯能听到,她不想看他,一对上他的眼睛她就委屈的想哭,哭着怎么能质问他们?

    “不是,妮娅……”

    “你们在外头当英雄的时候知不知道我担心的觉也睡不好,听到麻瓜的新闻站也站不稳。”布蕾妮娅声音有点哽咽,“真可笑,亏我是个巫师,如果我没在圣芒戈上班,你们是不是要想养宠物一样关在房子里,什么也不告诉我,偶尔来看一眼还声称为我好?”

    “妮娅。”莉莉祈求道。

    “给我一点尊重,我和你们一样大,不是连魔杖都拿不稳的小孩。”布蕾妮娅嗓子发紧,几乎说不出话来,“我不希望能和你们一起战斗,至少也该告诉我你们在干什么,有什么危险,让我安安心。不要你们受伤了,我反而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詹姆不舒服的动了动身子,扭扭捏捏地说:“我们知道你会来上班,所以没告诉你,不想让你担心……”

    布蕾妮娅扯出个冷笑:“不想让我担心?这样真让我觉得糟心。”她说完就转身走了,绿色的袍子拽过一道影子,小高跟鞋踏得又急又响。

    “她生气了。”詹姆目瞪口呆的样子。

    莉莉瞥了他一眼:“我知道,很明显。”

    “为什么?”詹姆似乎在自言自语,也没有人回答他。

    “她心疼你们。”另一边的红头发男人说到,他全程围观了布蕾妮娅的爆发,“我刚为凤凰社办事儿的时候,莫丽也因为这个和我发过火。她当时怀着孕,家里还有个小鬼,我根本不敢告诉她在和神秘人战斗。”

    亚瑟翻了个身,似乎回忆起一段很惨痛的过去:“梅林也无法体会我那段时间的日子,我们坐在一张桌子上,对面是丰盛的食物,我面前只有一盘黑糊糊不知道原料的东西,为难莫丽能做出来。以后我学乖了,不能因为怕她担心就什么也不说,女人会胡思乱想的。”

    他顿了一下:“千万别小看女人。小天狼星,她再柔弱也是一只小狮子。”

    西里斯觉得自己脑袋疼的厉害,胳膊也疼了起来。

    对于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人,他可以把背后交给詹姆与他并肩作战。但布蕾妮娅,他只想把她揣在怀里,护着她,不让任何危险接近,很幼稚的想法。

    布蕾妮娅一向是柔顺听话的,看起来软软的一碰就会碎。他都忘了她也是有脾气有要求的。

    习惯了掌控,就忘了自己给予的不一定别人乐意接受。

    西里斯揉了揉眉心,别扭的清清嗓子,沉声问:“那你怎么做的……”像是觉得自己这么讨主意蠢死了,声音更低,“让莫丽消气的。”

    原谅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低头是什么东西,讨饶就更不会了。

    亚瑟笑了笑,似乎有些得意:“道歉啊,她不理就死缠烂打,脸皮越厚越好。她说东你不往西,她问一句你答一大段,这么配合多大的脾气都没了。”

    詹姆怔怔的盯着亚瑟,他一向是严肃可靠的,竟然也有死皮赖脸的时候?看不出来啊。

    亚瑟被詹姆炙热的眼神看的难受,脑袋转了个方向,清清嗓子:“我可是有四个儿子的人。”把战果拉出来让他们看看死缠烂打的重要性。

    布蕾妮娅冲出病房之后,觉得一直以来压抑的不满消失了一些,她挽出一个温柔可亲的微笑开始巡房。

    碰到了治疗师文森特先生,他端着一碗闻起来很舒服的魔药,叫住布蕾妮娅:“你和我去一下508,波特的魔药我拿到了。”

    布蕾妮娅接过他手里的东西,问道:“波特的情况怎么样?他是我的朋友,还有布莱克。”

    文森特先生看了布蕾妮娅一眼,理解的点点头:“布莱克只是骨折,昨天喝了生骨灵,腿上有些划伤,应该没事儿了。波特比较麻烦,他腿上的上是黑魔法创伤,比较难愈合,要看看这种魔药是不是有效……别担心,腿不会废掉的。”

    说话的当头就走到了病房,一进门,就看到詹姆做作的喊疼,莉莉着急的一边柔声安慰他,一边着急的人往门口张望,一看到布蕾妮娅和治疗师,像是看到了救星。

    “他到底怎么?伤口疼的厉害,要怎么办?”

    布蕾妮娅看向詹姆,他心虚的错开视线。

    怎么了?装得呗,只有莉莉看不出来,真的担心他。

    布蕾妮娅冷哼了一声、好吧,他们恋爱的进度都不告诉她,什么时候这么好了她也不知道。

    “疼的厉害啊。”布蕾妮娅甜甜的说到,“锯掉那条腿就不疼了啊,这样莉莉就能照顾你一辈子,是不是呀,詹姆?”

    詹姆往后缩了缩身子,这样的布蕾妮娅他不认识。

    “妮娅!詹姆是救我的时候受得伤,你别吓他!”莉莉凶巴巴得说。

    布蕾妮娅瘪瘪嘴巴,还凶我。

    文森特先生笑了笑,说到:“快去把上药吧,把魔药抹到伤口周围,看看效果怎么样。”

    布蕾妮娅气鼓鼓得走向前,站在病床边,正要掀被子。

    隔壁的西里斯突然大喊道:“妮娅!不准……”

    西里斯在一边听布蕾妮娅使坏,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掀开帘子看看她的表情——他从来没见过的坏妮娅,然后就听到她要给詹姆上药。

    别以为他不知道詹姆大腿受伤了,只穿了内裤……

    可惜已经晚了,布蕾妮娅已经翻起了被子,看到了詹姆的大腿。

    脸红了,顿时有些无措。

    詹姆脸更红,他偏过头,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最好的女性朋友看自己的光腿……脚趾头不安的蜷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啊,他似乎听到西里斯关于砍掉他腿的内心呐喊。

    布蕾妮娅只是尴尬了一瞬,就马上平静下来了,做护理嘛,病人的哪个部位对于他们来说都要看得淡定。

    这边布蕾妮娅在文森特先生的指点下表情僵硬的抹魔药,那头西里斯纠结的都要咬床单了……那是我的妮娅呀,我的我的我的,可恶,要看也只能看我的。

    处理了詹姆,文森特又去按了按西里斯的胳膊,觉得长得不错,真不愧是年轻人,好得就是快。

    布蕾妮娅站在另一边,一脸正经得看着斜上方的墙壁,就是不理西里斯。

    眼看着治疗师检查完了要走了,西里斯一下抓住布蕾妮娅的衣摆,死死的、不松手。

    “干嘛?”布蕾妮娅拽了两下没挣脱。

    西里斯皱了皱眉,咬牙切齿地说:“我腿疼。”

    “腿疼锯掉!”布蕾妮娅生气地说,“你不是勇敢嘛。”

    锯掉就锯掉!西里斯用眼神回答布蕾妮娅,反正就是不松手。

    文森特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对儿,清清嗓子:“我要去看其他病人了。”说完就走了。

    布蕾妮娅没法子:“你的腿伤是普通的划伤。”

    “反正我就是疼,你给我看看。”

    洗眼睛、洗眼睛。

    布蕾妮娅没法子,只得掀开被子敷衍的看了一眼。

    嗯,果然和詹姆是好朋友,一起战斗一起伤腿,一起不穿裤子。

    西里斯满意了,但还是不松手。

    作者有话要说:抿鼻子快把脑浆抿出来了,痛苦!

    谢谢的雷,虽然一开始被这恶意满满的马甲吓一跳,但我还素认出你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