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第50章调教方法二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布蕾妮娅一下子被西里斯追上,一把抱起来往空中扬了扬。

    一瞬间的腾空让布蕾妮娅赶紧求饶。

    西里斯放过了她,只狠狠揉了她头发一把。

    这才有空好好打量西里斯,他看起来很精神,头发似乎剪过了,但还是比别人的长,盖过了后颈;穿了一身颇为正式的暗色西装,打着领带,脚上是锃亮的皮鞋;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松垮垮的站着,硬生生把笔挺的西装穿出流里流气的感觉。

    “你怎么穿这么正式?”布蕾妮娅歪着脑袋问,还顺手给他整了整衬衫的领子。

    因为个子矮,她踮着脚,扬起小下巴,眼神认真又专注。

    西里斯笑笑,手贱的用力按按布蕾妮娅的脑袋,把她踮起的脚后跟按回地面:“我去了一趟魔法部。”

    布蕾妮娅嫌弃的在头顶挥了挥手,撅着嘴瞪了西里斯一眼,出气的拽了他领带一下:“你去魔法部做什么?”

    西里斯按住布蕾妮娅拽着自己领带的手,攥进自己手里,拉住;另一只抬到自己胸口松了松领带,停顿了一下,不满意的皱皱眉,最后把整个领带都解了下来,揉成一团塞进了口袋里,还松了最上面的两颗扣子。

    “凤凰社的事情……”西里斯转转手腕,调整了一下位置,让拉着的动作更舒服。

    布蕾妮娅另一只手抱上西里斯的胳膊,骨头像是软了一样,很亲密的靠上他:“西里斯,我也想去凤凰社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西里斯皱皱眉,不赞成的看了布蕾妮娅一眼,“凤凰社是反抗黑魔头的组织,又不是霍格沃兹同学会。”

    布蕾妮娅撇撇嘴巴,脸往西里斯胳膊那里靠了靠,声音软了下去,娇娇的说:“可是你参加了,莉莉和詹姆也在,为什么你就是不同意我也加入呢?西里斯,你们能做的事情我也可以做到的。”

    西里斯侧低下头,定定的看着布蕾妮娅。

    她眼神真挚而充满期待,像是急切渴望证明自己长大了的孩子,看到西里斯的打量,她紧张的咽咽唾沫,咬咬下嘴唇,拉着他的手都用力了起来。

    “妮娅,现在没有紧张到要你也加入的地步。”西里斯揉了揉布蕾妮娅的脸蛋,宠溺地说。

    他不想让布蕾妮娅陷入危险,恨不得时时刻刻都把她揣口袋里。

    布蕾妮娅撅撅嘴:“莉莉也去了。”

    “你和伊万斯不一样。”西里斯有些不耐烦地说,“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人,凤凰社需要冒险、需要战斗。妮娅,我只想你安全。”

    布蕾妮娅垂下头,默不作声,她抓着西里斯的袖子,手指用力把布料都抓皱了。

    “西里斯……我没有那么弱小。”她低声说着,声音发涩,“我想和你们在一起。”

    西里斯拍拍她的肩膀:“我知道、我知道……你在圣芒戈不也挺好的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工作和我们一样。”

    布蕾妮娅抬起头来看着西里斯,不甘的错开视线,然后吸吸鼻子,勉强扯出一个笑来:“才、才不一样……我是有工资的。”

    西里斯捏了捏她的鼻子,拉着她走出了圣芒戈的大门。

    一睁眼就从光滑的大理石地面大厅变作了熙熙攘攘的麻瓜街道。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对突然出现的情侣,他们看起来庸碌而匆忙,似乎每个人身上都背满了事情,忙到无暇分心给路边的其他事情。

    布蕾妮娅眯眯眼睛,天色暗了下来,一头是西沉的太阳,把那片天空渲染的绚烂温暖;另一头是皎洁的圆月,初秋的干净天空和它的明澈相呼应着。

    “月亮脸看来不好过了。”西里斯低声嘟囔道。

    布蕾妮娅没注意西里斯说什么,她看了看手表:“西里斯,你去哪里?”

    “送你到家。”西里斯干脆地说道,他紧紧拉着布蕾妮娅,生怕两个人被人群挤散。

    布蕾妮娅抓住他的手,走向朝另一头:“这边走,可以坐地铁。”

    公共交通绝对是人群密集的地方。

    西里斯眉头越皱越紧,他不喜欢和别人身体接触,他手不止一次隔着口袋摸了摸自己的魔杖,然后再把那种把周围麻瓜都用魔法弹开的冲动压制下来。

    “我们不能幻影移行吗?”他俯身到布蕾妮娅耳边,问道。

    布蕾妮娅个子矮,挤着又吃亏又难受:“高峰期人多嘛,你进来还有出去的可能吗?我们又不能在这里开始。”

    其实她在有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自己还可以用魔法,和麻瓜门走在一起,她在潜意识之中不愿意表现的和别人不一样。

    我忍……西里斯把布蕾妮娅圈进自己怀里。

    “我往常都不这个点回家,只要再迟个十几分钟也就没这么人多了。”布蕾妮娅说,“我不喜欢幻影移行的感觉,很难受。”

    到了等待线旁,拥挤的情况才好些了,乘客排成队列至少不会出现四面八方人挤人的情况。

    地铁到站了,他们被带上了车,没有座位了,连竖着的扶栏都被占了。

    “你可以扶着我的胳膊。”西里斯看着胳膊伸的直直的抓着头顶扶栏的布蕾妮娅,说到。

    他个子很高,轻而易举的抓着栏杆,还打了一个大弯,很轻松的样子。

    “我可以的。”布蕾妮娅抬头看看。

    西里斯摇摇头:“妮娅,你以前没这么固执。”

    “你以前也不管我很多。”布蕾妮娅翻起刚刚发生的账来,气鼓鼓地说。

    “……”

    这个小姑娘。

    见西里斯没话说了,她有些得意,还没说话,手一滑,抓着栏杆一下滑脱了,人朝前一载。

    西里斯伸手一捞,拦腰把她搂进自己怀里,无声的看她一眼。

    布蕾妮娅吓了一跳,紧紧抓着西里斯胸口的衣服,对上他含笑的眼神,一下把手收了回去,伸直手往上摸了摸,碰了一下头顶的扶栏。

    西里斯就安静的看着她。

    布蕾妮娅不情不愿的收回手,贴近西里斯,手抓住他西装的领子,脑袋侧到一边,耳朵紧紧贴着他的胸口。

    过了一会儿,抓着衣领的手慢慢滑下去,抱住了西里斯精瘦的腰,整个人窝在他怀里,但就是不抬头。

    西里斯低头看看布蕾妮娅,看到她浅金色头发中露出的红的要燃烧似的耳朵,勾了勾嘴角,搂上她的腰,把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几分。

    两个人走在社区的小路上,手拉着手不发一言。

    埃塞克斯家的房子越来越近。

    “西里斯你要进去看看吗?”布蕾妮娅站在房门前,抬头看着西里斯说。

    她很想领西里斯见见父母,但是西里斯总是兴趣缺缺的,而且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怎么成功。

    西里斯撩起布蕾妮娅的额发,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还是不进去了。”

    布蕾妮娅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

    西里斯错开了视线,躲开她执着的眼神,逃避似的捧起她的脸吻了上去,一碰到她的嘴唇,思维更是混乱了起来。

    西里斯并不厌恶麻瓜,在他眼中,麻瓜们有他们的生活,谁也碍不着谁。

    甚至巫师比麻瓜要高级多了,更是没必要把弱小的麻瓜放在眼里。

    埃塞克斯夫妇也是,他们只是生了布蕾妮娅的一对普通麻瓜罢了。

    难道就因为这样就要去讨好他们?西里斯什么时候讨好过别人?

    西里斯在心中给自己解释。

    而且他们也根本不喜欢我。

    他勾着布蕾妮娅的舌头,手在她背后来回滑动着。

    还是再等等吧……

    布蕾妮娅视线有些朦胧了,她踮着脚搂住西里斯的脖子,迎合着他。

    两个人的告别吻正进行的难舍难分,埃塞克斯宅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埃塞克斯先生震惊的瞪大眼睛,用力拍了一下门板:“你们在干什么!”

    那对粘在一起的小情人吓了一跳扭过头,同样惊讶的看着埃塞克斯先生。

    “你这个臭小子!”埃塞克斯先生气冲冲的走了过去,把自己的女儿拉到身后,瞪着面前这个随便的臭小子。

    布蕾妮娅拉住对自己过度保护的爸爸。

    “……”西里斯脑子一片混沌,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对这个怒气满满的麻瓜男人说什么,他开始隔着布料摸自己口袋里的魔杖。

    怎么感觉自己被当成一个可耻的小偷对待了?

    不,其实埃塞克斯先生认为他是可恶的流氓!

    真尴尬。

    “我是西里斯布莱克。”西里斯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试图对埃塞克斯先生解释什么,“是妮娅的……”

    “怎么了?”埃塞克斯夫人也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埃文。

    她看着门前剑拔弩张的局面,觉得这种场景似曾相识啊。

    ####

    西里斯现在坐在埃塞克斯家的餐桌上。

    灯光柔和,桌布洁白,摆在中间的花优雅迷人,瓷盘中的美食更是让人食指大动。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邀请进来的,而且似乎是埃塞克斯夫人一头热。

    右边是正吃得起兴的布蕾妮娅,她脸颊鼓囊囊的有节奏的动着,眼睛因为满足而眯着;左侧的正席是满脸严肃的埃塞克斯先生;埃塞克斯夫人一脸的温柔,另一边的埃文警惕的盯着他。

    在三道炙热的目光下,西里斯靠着从小培养到大的、几乎刻进自己骨子里的餐桌礼仪才不至于手脚僵硬。

    “你是妮娅的男朋友?”埃塞克斯夫人感兴趣的问,埃文和埃塞克斯先生停下来动作,竖耳听着。

    西里斯放下刀叉,动作得体而优雅,他点点头,沉声道:“是的。”

    “是在圣芒戈认识的?你也是医生?”埃塞克斯夫人给自己添了点红酒,接着问道。

    布蕾妮娅这个时候才抬起头来,慢吞吞地说:“我们在一起好几年了……你们之前见过他啊。”

    埃塞克斯夫妇一脸疑惑,只有埃文眯起眼睛,努力回忆起来。

    “你是那个骑摩托的!”他突然大声说道。

    那个骑着重型摩托,留着一头长发,穿着满是铆钉骷髅的破洞衣服的小混混?一句话也没说拉着妮娅就跑的没礼貌的小混蛋?

    埃塞克斯夫人的刀子划过瓷盘,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盯着眼前这个头发微长,穿着得体只是衬衫有些皱,用餐礼仪无可挑剔,言行举止一看就是好人家的、自己还颇为看好的男孩子。

    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只要西里斯愿意,把他从小到大培养的纯血家族的礼仪风度拿出来,他就可以变得高雅又有魅力,风度翩翩,无可挑剔。

    “我就说他是个巫师,你们都不信嘛。”布蕾妮娅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就说怎么这么平静,原来没有认出来。

    埃塞克斯夫人眨眨眼睛,好本土化的巫师。

    她一直以为所有的巫师都是穿着黑色斗篷,手里攒着魔杖,连电视电话都会被吓一跳的土老帽,就像是来通知妮娅的巫师身份的那位教授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