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49调教方法一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妮娅,你至少要吃了早饭。”埃塞克斯夫人把牛奶搁到桌子上,看着急匆匆的套外套的女儿。

    布蕾妮娅整了整衣领,跑到门廊的镜子前理了理头发,让自己能看起来更成熟稳重一点,听到妈妈的话,她急匆匆的转过身:“我真的要来不及了。”

    “如果你能早一点起床的话……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赖床这么严重。”埃塞克斯夫人不无责怪的说。

    布蕾妮娅拿过烤面包,狼吞虎咽的几口吃完,然后端起桌子上的牛奶,咕嘟咕嘟的全部喝完,舔了舔嘴唇:“我们这儿离市中心有点远,我真想在那儿租个房子。”

    “嗯,你最好不要抱着这样的希望。”埃塞克斯夫人一边往面包片上抹果酱,一边说,“我们把你放在外面那么久,直到你出嫁也不可能让你离开我们了……说实话,我真的不赞成你给巫师们当医生。”

    布蕾妮娅把杯子放进厨房的洗碗池里:“是治疗师,还是实习的。”

    她站到妈妈身边,亲了亲埃塞克斯夫人的脸颊:“哦,妈妈我走了,替我和埃文说早安,对爸爸说我爱他。”

    说完她提起手包,脚步轻快的推门走了。

    布蕾妮娅坐在车厢里,听着哐当哐当的行驶的声音,朝外面玻璃外面看了看。

    从霍格沃兹毕业后,她到圣芒戈魔法医院当实习治疗师,这正合她的愿望。本来是想如果不能在魔法界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到麻瓜大学当旁听生,说到这里就要谢谢麦格教授了,她向圣芒戈推荐了她,圣芒戈也接受了,说实话,现在他们很缺人手。

    市中心很快就到了,她随着人流挤下了车,通过地铁有些昏暗沉闷的走道往出口走,她手揣在口袋里,习惯性的攥着魔杖,手指无意识的触摸着魔杖上的枝节。

    走上了地面,空气一下子流通起来了,她往四周看了看,市中心人来人往的,挤得要命,真因为这样突然消失一两个人才不太明显。

    布蕾妮娅走在一条大街上,视线往两旁的商店扫了扫。

    “唔,到了。”

    面前是一座老式的红砖建筑,看起来很破败了,招牌的漆皮都要掉完了,隐约能看到“pur and dwse”的单词。

    就算是你站在这个地方待一个小时,也毫无仔细打量这里一眼的冲动,或许会想一想在市中心这样值钱的地方怎么能留着这么破的建筑占地方呢?

    布蕾妮娅往前走了几步,百货公司挤满灰尘的门上挂着“停业装修”的大牌子,一旁的橱窗里摆着几个戴着假发的、丑陋的过时模特。

    她往左右看了看,隔着玻璃看着里面的假人,说道:“我是布蕾妮娅·埃塞克斯,实习治疗师。”

    别人看到她肯定觉得很滑稽,不过没有人注意。

    里面的假人细微的点点头,连在一起的手招了招,布蕾妮娅再看了身后熙熙攘攘的人群,迈步走了进去。

    有点像是穿过一层水膜,有点冰冷,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无论走多少次都不习惯。

    橱窗和假人都消失了,她现在站在一间拥挤的候诊室里——医院总是最人满为患的地方。

    接待台前的长凳上坐满了千奇百怪的巫师,有的正常,有的看起来完全变形了。

    穿着墨绿色长袍的男女巫拿着一个写字板在候诊者里走来走去、询问情况,其中一个女巫见到站在入口的布蕾妮娅,打了个招呼:“布蕾妮娅,你来了,看来今天会很忙。”

    “嗯,我马上就来。”布蕾妮娅盯着她左手边一个男巫,他的脸蛋赤红,一直在打嗝,每打一个嗝,嘴巴里就会喷出灰色的烟圈,甚至像煤灰一样还能掉渣,活像一座活火山。

    她知道这样一直这样盯着别人不礼貌,可是从她上班的第一天起,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实在是——太有趣儿了,好吧,这么说更是不礼貌的。

    布蕾妮娅学习的方向是魔咒伤害,但是实习治疗师比起正式的治疗师,还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大厅负责接待和记录,还有护理的工作。不过圣芒戈大厅绝对是拓宽治疗师职业眼界的一个绝妙的地方,大概只有你想象不到的病例,没有他们得不了得。

    医生嘛,见得多才能治得好。

    她换好了治疗师的墨绿色长袍,把头发扎成低马尾,调整了一下别在胸口的徽章——上面画着相交叉的骨头和魔杖,把登记的本子拿到手里,走进了候诊区。

    “你是说你被人施了恶咒?”布蕾妮娅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他的脸上长满了巨大的疙瘩,像是沸水里的气泡还在不停的收缩。她忍受着反胃,挪开视线:“我觉得你应该问问是不是病菌感染……凯蒂,这里有一个病人,你应该来看看。”

    她转身看了看另一个女巫,她从脖子那里长出了五颜六色的羽毛,盖满了整张脸。一个叫艾布纳的男治疗师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女巫:“你是不是试图私下学习阿尼玛格斯?”

    那个女巫张了张嘴,她的嘴巴是长长的喙,从喉咙里发出悦耳的鸟鸣声。

    “可惜不太成功……”艾布纳往记录本上填了两笔,“我觉得如果你完全变身了应该挺好看的,不知道是什么鸟,羽毛这么漂亮。阿尼玛格斯是不是真的很危险,哦,我看出来了,如果不危险你也不会是这个样子……”

    鸟头女巫高声的叫了一声,暴躁的站了起来,朝艾布纳的脸啄去;她站起来的动作有些大,撞了坐在她身边的一位男巫,他的脑袋看起来像是被变成了瓷器,很脆弱的样子,他扶着自己的脑袋,生怕摔倒砸碎了它。

    布蕾妮娅扶了他一把,问道:“您的姓名是?”

    男巫看了他一眼,着急的皱皱眉,手乱做了几个手势,看来施咒的人忘了给他留出一个缺口做嘴巴了。

    “您先上五楼吧,电梯在那边。”布蕾妮娅指了指右手边。

    每天的工作就是这样嘈杂慌乱的渡过的,巫师们的病比麻瓜们要麻烦危险多了,但是还偏偏多了些有趣儿。

    到了下班时间,布蕾妮娅长舒了一口气,她在帮忙照顾一个病人的时候差点被咬了,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手臂上多长了一张嘴巴,还是很不友好的一张。

    她把头发散开,歪着脑袋疲倦的扒拉了几下淡金色的头发,再按按自己的太阳穴,坐在下班之后明显冷清了的大厅的长凳上,闭着眼睛回回神儿。

    “很累吗?”一双手按在她的太阳穴上轻轻揉了揉。

    听到这个声音,布蕾妮娅一下子睁开眼睛,像兔子一样在座位上弹了一下,扭回身,看向身后的男人:“西里斯!”

    她翻身跪在长凳上,搂住西里斯的脖子,满脸的惊喜:“你怎么来了?”

    她小脸高高的扬起来,尖尖的下巴和脖子线条崩成一道脆弱的线条;眼睛亮闪闪的,像是小鹿的眼睛一眼温润可爱;淡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在灯光的照耀下看起来毛绒绒的。

    西里斯揉了揉布蕾妮娅的脑袋,大手顺着背部线条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托住她撅起来的小屁股,一用力,就把她捞到了怀里,紧紧搂住。

    布蕾妮娅身材娇小、体重也轻,西里斯抱着她也不费力,甚至有一种抱着一只小宠物的感觉,真想坐在沙发上,让布蕾妮娅窝在自己怀里,抚摸她的后背,或者给她梳头发……

    不过他想到一种更加美好的亲近方式。

    “西里斯,你加入凤凰社了?”她先是在西里斯怀里没头没脑的蹭了几下,又搂着他的脖子往上用力挪了挪,一副一定要对视的倔强样子,“詹姆和莉莉也加入了?我也想加入!是不是还有很多格来芬多的人?”

    她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问着不带歇气儿,还着急的扭来扭去。

    “你问题太多了。”西里斯拍了布蕾妮娅屁股一下,皱皱眉,她不应该说一些我想你、我好想你、我想死你了这样的话么?

    布蕾妮娅撅撅嘴巴:“很重要的事情好不好,你消失了快一周不就是忙凤凰社的事情吗?快和我说说嘛~”

    布蕾妮娅红润润的嘴唇不停的开合着,露出洁白的牙齿,唇形丰润可爱,似乎闪着甜蜜的光,像是在对自己发出邀请。

    西里斯眼睛暗了暗,喉结滚了滚,鼻息都重了起来;他脑袋贴近布蕾妮娅,闻到她身上甜甜的香味儿,更是胃口打开,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连渣儿都不剩。

    西里斯扶着腰的那只手又摸了回来,五指分开j□j布蕾妮娅的头发里用力一压,他顺势一低头,含住了她的唇瓣。

    自己的姑娘一周没见,他想极了。

    唔,又软又甜,像是在喝蜜水一样,能甜的人脑子都发晕。他手更加用力,让布蕾妮娅更加贴近自己,感受到她柔软的线条,心里满足的叹息了一下,嘴巴更是霸道的宣布自己的权利。

    一开始急切的吮吻着嘴唇,动作有些粗鲁,他霸道的顶开她的牙齿,勾住舌头忘情的吸吮,把嘴巴里每一片地方都示威性的舔了一遍;然后就是温柔的、缠绵的j□j,像是在安抚,也似乎只是在慢慢品味布蕾妮娅的味道一样。

    布蕾妮娅喘不过气来了,她搂着西里斯脖子的手拍打着他的后背,嘴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西里斯最后咬了咬她的嘴唇,额头顶住她的,视线流连在她因为情动而迷惘的脸蛋上。

    布蕾妮娅大口呼吸着,胸部贴着西里斯的胸膛,诱惑般的挨蹭着,甚至嘴巴还无意识的主动贴上去,舔了舔西里斯的唇角。

    这么明显的邀请,西里斯只愣了一下,马上主动迎合起来,手掌更加用力按着她,不让她退缩,吻够了嘴巴就顺着下颌线条亲到耳朵,含住耳垂用牙齿磨了磨。

    “唔。”布蕾妮娅抖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发软了,西里斯更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敏感处,感觉到她几乎要在自己怀里化成一团水,才放过她。

    他倒是想极了她,但这个地点太不合适,要是布蕾妮娅缓过神来,非害羞得几天不让他碰。

    两个人紧紧抱着,视线胶着在一起,似乎连空气都甜腻起来了,浓稠的让人无法呼吸进去。

    布蕾妮娅看着西里斯灼灼的目光,脸更红了。

    “你只想问我关于凤凰社的事情?”声音诱导般的压低,因为刚刚的吻,还带着性感的哑音,“没有其他了?嗯?”

    布蕾妮娅错开视线,糯糯地说:“没有了……”

    “你不想我吗?”西里斯温柔地说。

    布蕾妮娅脸更红了,抬眼看了西里斯一眼又马上垂下,扭扭捏捏的咬了咬嘴唇,低声含糊地说:“想……嗯。”

    “什么?”

    “我想你啦!”布蕾妮娅突然抬头说到,声音硬气了不少,眼神还是躲躲闪闪的。

    “有多想?”西里斯额头抵了抵她的,“这么想?”他蜻蜓点水一般的亲了布蕾妮娅一下。

    “还是这么想?”又含住她的嘴唇吸了吸,猝不及防的闯进去,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两个人都平静下来,西里斯把布蕾妮娅放下来,看着她。

    “不是那么想。”布蕾妮娅突然说,耳尖红红的,羞怯的看了西里斯一眼。

    西里斯感兴趣的看着布蕾妮娅,她这是要主动做什么了?

    布蕾妮娅踮起脚尖来,扶住西里斯的脸蛋,认真地说:“有这么想!”

    她嘴唇一张、贝齿一合,飞速的咬了西里斯喉结一下,转手拔腿就跑。

    西里斯顿了一下,一下子抓住她:“妮娅,你学坏了。”

    他揉揉她的脸蛋。

    怎么就坏得这么可爱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