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第48章 烹调方法四六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好了,所有学生停手,时间到。把坩锅里的魔药装进桌子上的小瓶子里,你们可以离开了。”麦格教授站在讲台上宣布,她眼神锐利的扫过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似乎在说:如果敢在这个时候做什么违纪的事情就死定了。

    教室里响起了各种各样的声音。

    布蕾妮娅把瓶口拧紧,举起来看了看瓶子里漂亮的澄澈液体,满意的放到了一边,把坩锅清理了,转身走出了教室。

    这是n.e.w.ts考试的最后一门最后一项。

    一走出教室门,就像是有什么压在身上的沉重东西被挪走似的,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她轻快的跳了几步,旋转一圈,面向走廊的窗子站稳。

    外面天气晴朗,六月初的阳光温暖而不热烈,柔柔的笼着葱绿的植物,地面的大草甸看起来软绵绵的,让人恨不得在上面打滚儿。

    “我们考完啦!我们毕业啦!”一个男生高声呼喊着,整个走廊都是他欢脱的叫声,大家都善意而愉快的看着他。

    莉莉从另一个教室走了出来,看到布蕾妮娅,冲过来狠狠抱了她一下。

    “太棒了!”她声音有些颤抖,“终于考完了,妮娅你感觉怎么样?不、不,我们不说这个……做什么来庆祝一下!”

    “毕业舞会。”玛丽挤到俩人中间,伸开胳膊一面搂一个。

    莉莉表情垮了下来:“真无聊。”

    “喂,这是霍格沃兹的传统,舞会上举行毕业仪式,作为学生时代的结束。”玛丽慢吞吞地说。

    布蕾妮娅一下觉得沮丧起来:“结束了啊……”

    “哎呀,别那样的表情。”玛丽搡了布蕾妮娅一下,捏捏她的脸蛋,“总有这么一天的,毕业了能做更多事情,想想,多棒啊!”

    一点棒都没有。

    不是所有的女生都喜欢跳舞的,虽然男女跳舞时那种悸动暧昧的感觉很特别;但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喜欢漂亮衣服和亮闪闪的珠宝。

    “舞伴什么无所谓。”玛丽手一挥,手里拿着两册薄薄的书,“只要在那天打扮的足够漂亮就够了,一生最美的时候!”

    布蕾妮娅闲着没事儿干,去图书馆找了很多关于治疗魔法的书来读,对于当治疗师充满干劲。她半躺在宿舍窗前的小塌上,慢吞吞地说:“那不应该是作为新娘的时候吗?”

    玛丽摆摆手,把书摊开放在桌子上:“婚礼上谁敢漂亮过新娘,都是假的,从一堆漂亮姑娘中脱颖而出的才是真正漂亮。”然后一副你不懂了啦的样子瞥了布蕾妮娅一眼,冲莉莉招招手,“这是魔法界最棒的女装店的册子,高级定制,独一无二。”

    莉莉感兴趣的凑了过去,布蕾妮娅也把正经书扔到一边,屁颠屁颠的挤了过去。

    有点像麻瓜们的产品宣传手册,只不过这本书里的衣服看起来更立体更真实。没有模特,只有一件件在纸页上旋转的漂亮复古裙子,可以360度无死角观察衣服的各种细节。就像是把真的衣服缩小了嵌上去一样,摸起来似乎能感受到布料的顺滑。

    三个姑娘就衣服首饰发型讨论了整整一个下午,越来越热血沸腾,最后都决定出血本购置一套。

    如果非要男生理解这种感觉的话,大概就像隔着橱窗看到世界上最快的新型飞天扫帚,就算没钱买,砸了玻璃摸一把也是极为过瘾的。

    关于舞伴什么的,布蕾妮娅和玛丽是完全没有悬念的,只有莉莉还有一些被期待的感觉,最后她答应了詹姆的邀请。

    有些出乎意料,但偏偏又感觉是意料之中的。

    詹姆觉得自己太幸运了,继伊万斯和他出去约会过一次后,又可以牵着小手搂着小腰跳舞了,这是不是意味着这场漫长的暗恋可以有个结果了?

    妈呀,西里斯你掐我一把,我是不是在做梦?

    当他在公共休息室,看着莉莉穿着一身宝蓝色的长裙从螺旋楼梯走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更幸运了。

    真漂亮。

    莉莉浓密柔顺的红发烫成大波浪卷披散着,行动间露出圆润白皙的肩头;抹胸式的宝蓝色长裙把她极好的身材勾勒了出来,这种超级挑肤色的颜色把莉莉衬托的光彩照人;她像是热情和沉静的结合体,矛盾又妥帖。

    詹姆突然觉得自己手心因为紧张出汗了,当莉莉走到他面前时,他颇有风度的抬手搀住她,风度翩翩的样子。

    梅林啊,太棒了,我这么幸运没准n.e.w.ts成绩也是全优了!

    詹姆和莉莉先走了,西里斯不慌不忙的靠着沙发背站着,布蕾妮娅一向慢,慢到他都习惯等待了。

    他穿着挺阔的礼服,很普通的黑色,白衬衣扎了一个领结,袖口扣了蓝宝石袖扣。

    宽肩窄腰,脊背挺直,两条笔直修长的腿随意的交叠着,懒散闲适满不在乎的样子。

    似乎下一秒他就会扔掉外套,解开衬衫扣子,挽起袖子毫无形象的翘起腿陷进沙发里一样。

    有的人就是能把正统的西服穿出休闲的感觉,好像他本人穿什么都无所谓,别人一眼看过去,衣服什么的都不重要了,唯有气质摄人。

    布蕾妮娅走下楼梯,先是看着英俊的自家男友发了一会儿呆,才急匆匆的朝他跑过去,高跟鞋穿着不习惯,还没迈两步,就自己绊了自己一下,一头栽进西里斯怀里。

    “哎呀!”头上的小卡子碰歪了,头发还缠到了西里斯的衣服扣子,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西里斯对于布蕾妮娅的装扮还是满怀期待的,她平时还是有认真搭配打扮的,还有自己的风格,但这种风格总体来说就是可爱风。对于无论是心理生理还是审美都很成熟的男性来说,可爱风就是没打扮。

    但这次出乎意料。

    布蕾妮娅穿了黑色的抹胸式裙子,裙摆半蓬好像被施了魔法像星空一样闪烁着微光,不过膝的长度露出大片的肌肤和好看的腿形;淡金色的头发扎了松垮垮的发髻,露出线条优美的脖子还有精致可爱的锁骨,;戴了一条细细的银项链,坠子是小巧的铃铛,动作间会发出轻轻的声音;个子不高但比例刚好,肉肉也分配的很成功,从哪里看都很好下口。

    西里斯完全没想过布蕾妮娅会穿黑色这种成熟有气势的颜色,把她白皙的皮肤衬得似乎在灯光下反光,炫目得让西里斯有些发晕,他下意识的屏住呼吸。

    裙口裹着饱满的胸部,腰部卡着腰线,盈盈一握的腰看起来柔弱易折,裙摆隐着漂亮的双腿……黑色和白色,耀眼又可口,西里斯不自觉的动动喉结,眼前的布蕾妮娅身体成熟鲜嫩的能挤出汁儿来,可偏偏表情一脸的天真懵懂,竟然还对着自己发呆!

    两个人都盯着对方。

    布蕾妮娅的想法很简单:西里斯好帅啊,真的好帅,形容不出来,穿什么都好看……哎呀,时间要来不及了,我要快点,穿着高跟鞋不怎么会走路啊……摔倒的话三百六十度旋转一周落地没准会赢得掌声?

    西里斯的思想略有些复杂:好漂亮的脖子好想亲,锁骨真精致要咬一口吗,胸好白好想揉,腿那个时候就是那样紧紧勾着自己的,好想直接扑倒……该死的,没有其他男人看到吧!怎么可以穿这么暴露的衣服,巫师袍呢?要披上……我在想什么,怎么发呆了……诶,要摔倒了,接、接住!

    接住了。

    布蕾妮娅着急忙慌的解头发,西里斯不伸出援手而是一边绅士的饱眼福一边得体的吃豆腐。

    布蕾妮娅没顾上捍卫自己的国土,被敌国攻的连连败退,最后缴械投降,面红耳赤地主动附上香吻一枚才获得停战协议。

    作为不平等协议的战胜国一方,西里斯很满意的给女伴挽了挽头发,站直身体架起胳膊。

    布蕾妮娅挽了上去,小高跟鞋踏得清脆,恨不得踩他一下。

    嗯,那么再大胆一点,幻想一下踩脸好了。

    毕业舞会开始是邓不利多讲话,他体贴的只说了一两句(他明白眼下这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姑娘和小伙可不愿意看自己这么一个老头子喋喋不休)。然后就是宣布毕业,不像麻瓜们那么正式一个个上台领证书,只是邓不利多把每个毕业生的人名字念一遍,金色的签名就会出现在空中,像一面小棋子抖一抖,再嵌到大厅教师席后的那面墙上,成为陪伴霍格沃兹的一道历史的刻痕。

    舞会开始了。

    布蕾妮娅不怎么擅长跳舞,妈妈逼她学了一阵子,她只学会了排舞,因为那个太简单了。关于华尔兹什么的,她只想说,好折磨人哟,腰背挺直,眼睛斜上方看过男伴的肩膀,胳膊有架型不能松懈,听节奏踏步子,半曲下来她就头歪脖子僵肩膀酸,脚脖子都要抽筋了,更别提男伴牵着女伴入场退场的架势好像服务生上菜……反正这种高雅的舞不适合她。

    她应该庆幸霍格沃兹热爱古典与传统,让她有跳排舞的机会。

    ※※※※

    “西里斯,这不合规矩。”布蕾妮娅压低声音说,“不能碰到对方,我是说手指碰手指也不可以。”

    他们现在在舞池,面对面举着手,手掌之间隔着半指的距离。

    可西里斯的手指碰着布蕾妮娅的中指,从指尖滑过指腹,指甲划过手指的时候像是带来了一串电流,像是施展魔法时候魔力涌动的感觉。

    “我知道……”西里斯抓住布蕾妮娅的视线,不让她四处乱瞟,“但是规矩是什么?”

    布蕾妮娅缩了缩手,西里斯刚刚指尖擦着她的手掌,在手心里画圈圈,那种酥麻的感觉让她腿软了一下。

    “你是在暗示我你需要一本字典来了解一下规矩的意思吗?”布蕾妮娅往左右看了看,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生怕别人发现西里斯的不规矩。

    西里斯扯扯嘴角,稍稍偏头:“很不错的反击?”他一把抓住布蕾妮娅的手腕,“我教教你和规矩连在一起用的词语。”

    西里斯用力一拉,布蕾妮娅就扑进他的怀里。

    这一下太突然了,她还有些迷糊,西里斯已经拉着她随着轻快的音乐舞动了起来,舞步有些像爵士混杂着踢踏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步子。

    “是破坏……”西里斯附到布蕾妮娅耳边低声说,然后一个抖手把她旋了出去。

    周围的人先是惊住了,他们维持着手心相对的姿势看着身边这对不按常理出牌的人;然后很快的,一个短发男生拉着他的女伴也胡乱跳了起来,一会儿舞池里就都是乱踩着步子跳各种舞的男女。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麦格教授目不忍视了。

    “他们踩对了拍子,不管什么舞步,都对着呢。”邓不利多乐呵呵的看着他的学生,“今天属于他们,霍格沃兹属于他们……哦,米勒娃,要来一些小蛋糕吗?糖分让人放松,会让你愉快起来。”

    “不……额,好吧,虽然我并不喜欢甜食……”

    两个人从混乱的人群里退了出来。

    布蕾妮娅呼吸急促,不知道是因为惊讶还是愉快,她拍了拍胸脯,脸蛋红扑扑的:“西里斯,你、你真是……”

    “太棒了!”詹姆站在布蕾妮娅身后兴奋的喊道,“干得好,跳舞就应该这样嘛!就像我们在麻瓜的店里看到的那样,疯狂的音乐、疯狂的人……”说着,詹姆做了几个扭腰顶胯的动作。

    “你们去哪儿了?”莉莉惊讶道。

    布蕾妮娅看向了西里斯。

    “额,詹姆你不想去跳舞吗?”西里斯推了詹姆一把,“这曲终了。”

    詹姆拉着莉莉滑进了舞池。

    布蕾妮娅刚张开嘴,西里斯拉起她的手:“我们也去。”

    “不……西里斯,我不太擅长跳这个。”布蕾妮娅扯着西里斯往后退。

    “你只需要跟着我,来。”西里斯搂着布蕾妮娅的腰,跟上了节奏。

    布蕾妮娅终于知道为什么说华尔兹中男伴扮演很重要的角色,他左手扶着自己的蝴蝶骨那里,右手架子端得很正,有力但又很舒服,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西里斯手里的一只陀螺,完全被他控制着。

    西里斯步子从容又潇洒,布蕾妮娅柔顺听话,其实她有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怎么迈步子,脑子发晕,整个世界都随着重心的变化而旋转。退步、仰身、旋转……每一个动作就像是发自本能的跟着,就好像是面前的西里斯激发出了她埋在骨子里的跳舞的能力一样。

    那是西里斯的能力。

    把布蕾妮娅折进臂弯里,用力一抖,让她旋了两圈然后站定。

    布蕾妮娅还有些迷糊,被西里斯牵着走出了大厅的门,外面很安静,灯光也没那么明亮,像是另一个世界。

    “唔,西里斯真厉害,我从来没有跳舞的时候感觉到晕眩过,就是那种感觉。”布蕾妮娅拍拍胸脯,外面安静的空气让被沸腾空气蒸的发晕的大脑恢复过来。

    “我从小就学这个,没什么大不了的。”西里斯把魔杖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来,我带你看看其他的东西——作为在霍格沃兹最后的纪念,我觉得没人做过。”

    “飞天扫帚飞来——”

    布蕾妮娅听到什么东西飞速飞来的声音,似乎把空气都要撞破了,她看到一把飞天扫帚呼啸着朝他们冲了过来,在他们面前停住,安静的悬浮在空中。

    “西里斯,你要干什么?”布蕾妮娅有些惊讶。

    他跨上飞天扫帚,向地面一踢,整个人就浮在空中,然后伸出手:“妮娅,你愿意和我一起参观霍格沃兹吗?”

    布蕾妮娅伸出手,搭到他的手心里,两个人手掌都很干燥,相扶到一起有一种摩擦的感觉。

    “西里斯,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她后退了一步,手腕被西里斯紧紧攥住了,“太疯狂了,我们会被罚的。”

    “我们毕业了,而且每个人都在里面。”西里斯引诱似的压低声音,“一生也许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在霍格沃兹里面飞……”

    “我……”

    西里斯没给她再多的机会拒绝,他一手握着扫帚的柄,另一只手环住布蕾妮娅的腰,压低悬浮的高度,突然一用力,把她抱上了扫帚,让她侧坐在自己怀里。

    “啊!”布蕾妮娅喊了一声,双脚一离开地面她就害怕的叫了起来,迅速的环抱住西里斯的脖子,整个人靠在他的怀里,死死贴着。

    西里斯提高了一点距离:“放松、放松,妮娅,我会抱紧你的。”

    “呜——”布蕾妮娅脸贴近西里斯的肩窝,不愿意露出脸来。

    “很安全的。”西里斯拍了拍布蕾妮娅的背,“这种扫帚有隐形的垫子,更安全也更舒服,不过只有女生会选择这样的,因为它会降低速度,没有速度的飞天扫帚是没价值的……”

    “我不要听那些。”布蕾妮娅贴着西里斯,声音带着哭腔。

    西里斯侧头吻了吻她的耳朵,安抚似的蹭了蹭:“抬起头来,靠着我……”

    布蕾妮娅慢慢扭过头,小心翼翼的瞟了周围一眼。

    霍格沃兹的房顶一向很高,房顶绘着各式各样的图案,用闪亮的颜料勾描着;墙边是精致雕刻的石雕,花纹顺着墙边一直往前延伸;高高挂在房顶和安置在贴着屋顶的墙上的水晶灯近在眼前,似乎一伸手就能摸到……

    “好漂亮。”布蕾妮娅低声说。

    西里斯搂紧了布蕾妮娅,他们速度不快,只是高高的在空中浮着,像是一只失去控制的氢气球。

    挂在墙上的画像在他们脚底喋喋不休的说着,有的在怒喊、有的在大笑。

    穿过一楼的走廊,到了活动楼梯那里,低低的贴住地面。

    “抬头看。”西里斯沉声说。

    头顶的活动楼梯像是回环相扣的迷宫,相互搭着、交错着的楼梯组合成各种奇形怪状的几何图形;有的还在慢慢移动,像是生锈的机器运作的声音,然后咚得一下,停在了它想到的地方;最远处的地方没有灯,黑黢黢的像是高的没有穷尽,会把一切都吞噬掉似的。

    西里斯搂紧布蕾妮娅的腰,另一只手握紧飞天扫帚的柄:“抱紧我。”

    “啊?”布蕾妮娅愣了一下,但她马上顺从的抱紧西里斯。

    就在她稳住自己的一瞬间,飞天扫帚飞速的向上冲去。

    他们几乎是和地面垂直的,引力让她牢牢地贴着西里斯,甚至还又往下坠的感觉;眼睛盯着最上方不敢错眼,空气顶着脸让人呼吸不上来,裙摆被吹得直直飘起;两侧的楼梯变成模糊的影子一下子从眼角略过。

    布蕾妮娅连尖叫都忘记了,她只能半张着嘴巴,胳膊用力依靠着西里斯。

    “啊!”一段正在移动着的楼梯突然挡在他们面前,西里斯用力一转方向,扫帚带着两个人旋转了一圈绕了过去。

    然后倏地停住,擦了一下房顶,悬浮在空中。

    布蕾妮娅呼吸急促,牙齿还在打架,她长长呼了一口气,低头看下去……然后闭住眼睛侧过头,吐了一口气,抓着西里斯的手更加用力。

    “刺激吗?”西里斯的声音带着兴奋的颤抖。

    布蕾妮娅还没有搭话,西里斯又是一个俯冲,相同的感觉又一次袭来,但是这次是直直的朝地面冲去,甚至能看到地毯上的图案越来越近,似乎下一秒就会撞到地板头破血流。

    布蕾妮娅死死闭住眼睛,发出害怕的、呜咽的声音,俯冲时气流的压迫感让她骨头都在打颤。

    突然流畅的转弯,似乎飞行的轨迹折了一下,往下载的感觉变成正常的重力吸引,她睁开眼睛,地点已经变成了走廊,但速度很快,两侧的灯飞快的略过,一下子灭了,又亮了起来。

    “阿拉霍洞开!”

    门厅的门一下的弹开了,飞天扫帚滑了一道漂亮的弧线,冲到了城堡外面。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没写完,准备写完毕业放一整章的,但是时间来不及了【舍友赶鸭子上架叫我练舞,我钢筋铁骨完全扭不起来

    谢谢阿酒,我感觉到你的爱了!

    一直催我的蛋黄酱,也爱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