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18烹调方法十八捉虫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莱姆斯·卢平在外面游荡了一天才回到宿舍,往常他总会趁着第二天清晨的晨光溜回宿舍,再和舍友们一起去上课。

    但想到昨晚意识失去前听到詹姆的声音,就迈不动步子了,只能绝望的趴在地板上大声的喘息,然后走出那条漫长崎岖的地道,隔着晨雾看看霍格沃兹。

    他们都知道了吧……

    卢平在宵禁之前回到了公共休息室,轻轻推开宿舍门,发现其他三个人都没有睡。他静静的站在门口,垂着脑袋。

    整个屋子里一片静谧。

    卢平踌躇着,手掌握拳捏的死紧,他咽了咽唾沫,让自己像是被砂纸磨过的嗓子舒服一点,然后慢慢地抬起头:“对不起,我可以搬出去……但是,我还想上学,可以、可以……”

    他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像是有东西掐住自己的脖子一样,一种呛鼻的感觉从狭窄的嗓子一直冲过鼻腔,冲到脑袋里去了,他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掉下泪来。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样子!”詹姆的声音突然打破这难堪的沉默,“西里斯猜你是狼人或者你在尖叫棚养了一只宠物狼,所以,莱姆斯你是一个狼人?”

    卢平似乎很不适应这么直接的被人说是狼人,他眉头皱了皱,手指紧紧拽住沾满土的袍角:“是半狼人……我只是小时候被狼人咬过,被格雷伯克。”

    “哦,那个恶心的恶棍。”詹姆嫌弃的撇撇嘴,然后拍了拍卢平的肩,“伙计你看起来真糟糕,快去洗个澡吧……你逃了一整天的课,要多亏西里斯给你遮掩。”

    卢平匆匆看了西里斯一眼,他坐在床边,似乎在漫不经心的研究着地毯的花纹,听到詹姆提到自己,他轻轻扯了扯嘴角。

    “你们、你们不介意我是个……”卢平盯着詹姆,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我、我是说……”

    “你为什么能来上学?”

    “是邓布利多来找我,说霍格沃兹愿意接受我……我真的很感谢他,他给我找了个地方,月圆的时候让我变身、远离人群。”

    “邓布利多都觉得你很安全,他是那么伟大的巫师。”詹姆夸张的伸开手画了个圆,“而且,我们早把你当朋友了,从你愿意把作业借给我抄、帮我们的恶作剧遮掩开始,格来芬多的友谊是坚不可摧的!”

    西里斯听到詹姆的解释,笑了一下。

    “西里斯,你觉得呢?”詹姆转过身,冲着西里斯说道。

    “我无所谓。”他摊摊手,懒洋洋的说道。

    “彼得?”

    彼得有些畏缩的看了卢平一眼往后缩了缩身子,他小小的眼睛里有着慌乱和害怕,对上卢平有些受伤的眼睛,他曲了曲手指,低声说:“你不会咬我吧。”

    “胆小鬼。”詹姆翻了个白眼,“只要你不在月圆的时候缩在莱姆斯背后。”

    卢平朝他摇摇头,勉强的扯出一个微笑:“我不会的,有危险的时候我会离你们远远地。”

    “别这么说。”詹姆推了卢平一下,“我还有个伟大的计划呐!”

    ※※※※

    “你的魔杖是什么的?”西里斯看着把书一样一样摆到桌子上坐在桌边,认认真真盯着自己的布蕾妮娅,问道。

    他们在目送了詹姆拽着其实很高兴但又害怕的抱着飞天扫帚的彼得走出休息室之后,就到了一间空教室开始补课。

    “哦。”布蕾妮娅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魔杖,递到西里斯面前,“就是这个样子的,她很漂亮吧。”

    “……”西里斯沉默了一下,有些无奈的皱皱眉毛,“魔杖是巫师的生命,你要守护好它,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拿出来递给别人。记住,只有信任的人才能碰自己的魔杖。而且,我只是想知道你的魔杖是什么材质的……”

    “可是,我信任你啊。”布蕾妮娅把自己的魔杖往前递了递,“你会抢走她吗?”

    听到布蕾妮娅的话,西里斯侧了侧脑袋,嘴角翘了翘又绷紧,扭过头刚要说话,就对上小姑娘认真的表情。

    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眨也不敢眨,似乎害怕一下眼睛就会使自己说的话丧失诚信度似的;琥珀色的眼睛似乎是透明般的,这么对视着就可以看进她的内心;充满期待的把魔杖往前推了推,都能猜出她心里想得一定是“他接了我的魔杖我的成绩就有救了!”

    西里斯的手先于大脑的指示接过了魔杖,布蕾妮娅眯眯眼睛。

    西里斯突然意识到这个小姑娘很少敢和自己对视,自己也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我不太懂,不过买魔杖的时候有提到是黄岑木,凤凰羽毛杖芯。”布蕾妮娅看到西里斯手指把玩着自己的魔杖,很体贴的解释道,“魔杖会影响魔法的使用吗?”她好奇的问,原谅她个麻瓜出生又不擅长交流的姑娘,早就揣着一大袋子的看书也找不到答案的问题等着逮着人就问呐。

    对自己使用魔法不得力的疑惑早已超过对西里斯喜欢又夹杂着害怕的复杂感情,只是想从这个打赌得来的老师这里找个答案,她可不想一辈子都只能拿魔杖来搞破坏。

    西里斯捏了捏手里的魔杖,他只是想了解一下布蕾妮娅的魔杖而已,她就一副解决了这个疑问接下来就不用愁的样子;这么乐观让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只好从脑子里把爸爸说过的一些东西生生从记忆里抽出来:“凤凰羽毛做的杖芯会自作主张,很难驯服,所以也是有一部分的原因的……”

    布蕾妮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所以我要驯服她吗?”

    “不是…其实今天只是想让你随便用几个魔法,说说用魔法时候的感受,我想带你去庞弗雷夫人那里看看你的魔力发育…我们首先要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

    布蕾妮娅点点头:“这样啊,布莱克谢谢你。”

    这么对自己难得依赖而不是害怕得躲开的布蕾妮娅让他觉得很不适应,他揉揉鼻子觉得还是习惯见了自己就想逃的埃塞克斯:“怎么办,好想把她弄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