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小说网目录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6烹调方法六

时间:2020-09-26作者:柒小柳

    ,[hp(西里斯)]软炸兔糕!

    教授魔咒课的老师是个身材出奇矮小的男巫,他踩在高高的脚凳上才能从讲桌上方看向教室里的学生们,他用细细的嗓音把花名册念了一遍,被点到名字的学生会举起手来向弗立维教授示意一下。

    魔咒课没有学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只是叫他们用一些生活常用的魔咒,比如“清理一新”、“急急现形”之类的。这对于麻瓜家庭的小巫师都是很新奇的——这些看起来比用洗衣机洗衣服、热水器洗澡要方便多了。

    布蕾妮娅发现莉莉比她、或者是说比所有麻瓜出身的巫师都要熟练一些,她只要练习几遍就可以把桌子上的墨痕变淡,最终达到弗立维教授的要求。

    “我和西弗以前会一起练习一些魔咒……如果我们在公园没有可玩的东西的话,就会偷偷的练习魔法。”莉莉小声的对布蕾妮娅解释。

    “我真羡慕。”布蕾妮娅看着自己面前一点都没变化的墨痕,蹙蹙眉,“我唯一用过的魔法就是把几乎要从桌子上掉下来的弟弟接住,只有一次,爸爸妈妈都认为我在说梦话。”

    “一般没有人相信,说‘你是个巫师’这样的话他们会以为是在讲故事或者是拍电影。”莉莉耸耸肩。

    布蕾妮娅点点头,她拿起魔杖,对着桌子上的一小滩墨迹又挥了挥魔杖“清理一新”,墨水稍稍晃了晃,最终还是没有消失。

    变形课的麦格教授看起来是个很严肃的女巫,她眼神很犀利,慢慢的扫过教室里的每个学生,这让每个被她看的学生都会神经紧张的绷直身子坐好。

    “变形术是霍格沃茨课程中最复杂、最危险的法术。”她说,“我希望你们都能认真上课,如果调皮捣蛋的话,你们要接受我给你们的任何惩罚。”

    她发给每个同学一小支火柴,教他们把火柴变成针,教室里很快就出现了嘈杂的、各种各样的念咒声。

    布蕾妮娅和莉莉都没什么成果,她们的火柴就像顽固的树懒一样,定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不过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收获,都在对着那支完全没有变化的火柴不停地念着咒。

    “波特、布莱克,很不错。”麦格教授有些冷淡的声音盖过了此起彼伏的念咒声,他们都把脑袋扭向波特和布莱克那桌。

    他们的火柴都发生了变化,能明显的看出一头变尖了,布莱克的火柴甚至有着淡淡的金属色。

    麦格教授向教室里的学生展示了这堂课唯一有成果的一组,然后对詹姆和西里斯说:“你们很聪明、很有天赋,但是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一边聊天一边聊天,或者是悄悄的对前桌的同学用‘清理一新’的话,我还是要把你们赶出教室。”

    前桌的男生很惊恐的看了西里斯和詹姆一眼,他拽了拽自己的后领子,似乎在确定自己的衣服是不是还完好无损的。

    “不用担心,罗伯茨先生,‘清理一新’不会把你的衣服变没的。”她说完就朝讲台上走去。

    下了变形课,三个人一起朝大厅赶去吃午饭。

    “麦格教授真的好凶。”玛丽低声说,“她是我们的学院长,但是看起来对我们更严厉。波特和布莱克的表现应该给格来芬多加分的,但她没有……”

    “他们对同学恶作剧,麦格教授没有扣分就已经算是很偏袒格来芬多了。”莉莉明显不赞成玛丽的观点。

    玛丽撇撇嘴,试图拉布蕾妮娅作同盟:“布蕾妮娅,你觉得呢?”

    “啊?”布蕾妮娅被玛丽拽了一把,迷瞪着双眼看了她们一眼,然后试探性的说道,“哦,我觉得也挺难的。”

    “……”

    “你在说什么?”莉莉伸手指了指布蕾妮娅的额头,“你刚刚又在想什么?”

    “我在想今天妈妈会给我寄来什么。”布蕾妮娅揉揉脑袋,“我想吃可可饼了……”

    霍格沃兹的午餐一如既往的丰富。

    一年级的新生、尤其是男生更加的兴奋,他们下午有飞行课,这种算是体育课的课程在男生间一向很受欢迎。

    “不知道霍格沃兹的扫把怎么样。”詹姆兴奋的说道,“我可不希望是横扫系列,最新不是出了光轮系列么?据说速度很快。”

    “我觉得是横扫系列。”西里斯给詹姆泼凉水,“太快的扫把怕学生从上面掉下来,学校要的是安全。”

    “我可掉不下来。”詹姆挥了挥胳膊,“我几乎是在飞天扫帚上长大的。”

    莉莉小声的哼了一下。

    布蕾妮娅发现不只是詹姆和西里斯,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在炫耀自己的飞行经历。

    那个罗伯茨正对着他旁边的女生炫耀:“我7岁的时候骑着飞天扫帚遇过一架麻瓜们的那种空中机器——像鸟的那种,我从它的上方绕过了过去,真是惊险。”

    那个女生可能是个混血,她不屑地打量了罗伯茨一眼:“如果你真的做到了的话,我7岁那年都独自驾驶飞机环球一周了,没准你绕过的那架飞机就是我开的。”

    莉莉和玛丽在争论飞天扫帚对于巫师们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就像男孩子们玩得足球和篮球吗?”

    “足球?篮球?那是什么?魁地奇有三种球呢!”玛丽好像因为在球的数量上战胜了莉莉,很得意的直直腰。

    “我们还有棒球、高尔夫、排球、羽毛球……更多的种类。”莉莉掰着指头开始数自己所知道的的球的种类。

    “那些都是什么?魁地奇可是在空中进行的!”

    ……

    布蕾妮娅觉得她们完全都不理解对方所讲的东西,可是她们却能一直讲下去,甚至快吵起来了。

    这些没头没脑的对话在猫头鹰们从屋顶的窗户飞进来时才结束。

    埃塞克斯夫人大概接收到了布蕾妮娅渴求可可饼的信号,真的给她寄来一袋可可饼。布蕾妮娅很小气的没有分给她的舍友:“妈妈做的东西我想自己吃……”

    “好好好,不抢你的。”

    “我可以给你们比比怪味豆或者是巧克力蛙……”布蕾妮娅过意不去的说。

    玛丽把家里寄来的薄荷糖分给莉莉和布蕾妮娅:“如果你实在感到不好意思的话,那样也可以。”

    下午的天气很好,很适合户外运动。

    阳光很暖和,晒得人懒洋洋的,倦意从骨子里就蔓延开了;大朵的白云从空中慢悠悠的划过,不时地把太阳挡住,在城堡前的草坪上撒下一大片阴影;远处就是禁林,黑黢黢的树影在风中簌簌的摇摆着。

    格来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一起站在草坪上,他们每人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一把把看起来很破烂的扫帚放在草地上。

    布蕾妮娅撇撇嘴,这种难看的扫帚,妈妈连扫院子都不会用它。

    詹姆也很嫌弃的看着这把扫帚,他低声朝西里斯说:“竟然连横扫都不是……霍格沃兹从哪里找到的这些老古董,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吗?”

    “我希望它能支撑住我的重量。”西里斯嫌恶的看着脚底的又破又旧的扫帚,他觉得它尾部的枝子都要掉光了。

    “好了,你们还等什么?”奈特先生中气十足的大喊道,他是一个黑发蓝眼的年轻男人,显得特别有活力,“抓紧时间,伸出手,放在扫帚的上方,喊‘起来’。”

    “起来。”每个人都喊道。

    詹姆的扫帚立刻就到了他的手里,他得意的朝四周看看,又朝西里斯挤挤眼睛。

    “起来。”西里斯又喊了一边,他的扫帚也飞到了他的手心里。

    布蕾妮娅的扫帚在她软绵绵的“起来”声里打了个滚儿,又躺会了地上。她又重复了好几遍,扫帚还是不动。

    “它这个样子可真像赖床的你。”莉莉成功的拿到了自己的扫帚,打趣着布蕾妮娅。

    布蕾妮娅拔高了声音:“起来!”。这下扫帚才蹦到她的手里。

    奈特先生开始在队列里走来走去,纠正他们握扫帚的方式,教他们如何上下扫帚。

    “好了,我一吹哨子,你们要双腿用力蹬地面,拿稳扫帚,上升几英尺,在俯身回到地面……听着,一、二、哔!”

    骑在扫把上的小巫师们就像是一个个正在慢慢充气的热气球一样,晃晃悠悠的往上飘了飘。

    布蕾妮娅害怕极了,她死死抓着扫帚柄,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从这把老旧的扫把上摔下来。

    “哔!”又一声哨音。

    他们又朝地面缓缓降落。

    詹姆和西里斯飞天扫帚确实飞的很好,他们在奈特先生的一声哨音响起时就快速的朝空中飞了上去,然后随着第二声哨音朝地面扎了下来,在几乎要撞到地面的时候急急一转弯,又朝上冲了一段,悬浮在半空中。

    女生们大声的尖叫了起来,男生们也惊叹的张大了嘴巴。

    詹姆在空中做了一个脱帽的动作,朝地面的众人欠了欠身。

    然后两个人又缓缓地回到了地面,格来芬多的学生像是迎接英雄一样围住了他们。

    “你们飞得很不错。”奈特先生高兴地说道,“看来格来芬多的球队明年不愁缺队员了。”

    他拍了拍西里斯和波特的肩膀,就像是篮球教练在体育课上发现了不错的篮球苗子一样,兴奋地看着他们。

    “好了,我们再练习一下。”奈特先生让大家回到原来的位置,“布莱克和波特看来也能当半个老师了,你们可以帮我看看他们飞得怎么样。”

    一些女生热切的看着西里斯和詹姆,不过西里斯表示他们更愿意练习一下飞行。

    “我不想飞了。”布蕾妮娅朝莉莉低声说,“我总觉得我的扫帚要散架,如果摔下来……太可怕了。”

    “不会的。”莉莉安慰道,“你看布莱克和波特飞那么快还好好的,你只是稍稍离开地面,没关系的。”

    “可是,扫帚一直在抖……”布蕾妮娅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扫帚,担忧的皱皱眉毛。

    “哔!”又一声哨声响起。

    大家又一蹬地面,缓缓飞高,这次奈特先生吹哨间隔的时间长了不少,他们飞得更高了一些,然后才慢慢又回到地面。

    詹姆和西里斯像表演飞机特技表演一样,一下子冲到了空中,做了几个盘旋、翻转的动作,引起了女生的一阵尖叫。

    “好厉害!”玛丽大声的叫道,“他们飞得真棒。”

    “他们太爱显摆自己了。”莉莉虽然也是一脸的佩服,仍嘴不饶人。

    布蕾妮娅抬头看着他们,难得的愿意开口插入她们的讨论:“莉莉,哪个男生不是这样的呢?我也愿意引起别人的叹服。”

    他们在空中俯冲一段,然后再急急刹车,享受着飞行带给他们的愉悦感觉。

    突然,西里斯的扫把抖了一下,他慌忙抓紧扫把柄减速,可是完全没有用。飞天扫帚像是失去控制一样开始草地上栽去,还一边不停的掉枝子,看起来他的飞天扫帚开始散架了。

    詹姆赶紧俯冲,试图抓住下坠的西里斯,但根本阻止不了他下摔的趋势。

    奈特先生掏出魔杖,朝着他们用了几个减速咒,可成效不大。

    詹姆拉住西里斯的衣服,他也被拽的几乎要掉下扫帚了,最后他一用力,把西里斯往上面甩了甩。

    大家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看到两团黑影摔到了地上。他们急忙围过去。

    他俩以一种西里斯被詹姆拽着、詹姆充当了西里斯的肉垫的姿势摔在草坪上。

    奈特先生让他们赶紧叫庞弗雷夫人来处理伤患。

    西里斯的伤并不重,詹姆摔断了胳膊。

    他被庞弗雷夫人逼着喝下了“生骨灵”,就一副等着受刑的可怜样子躺在床上。

    “你是傻子吗?”西里斯躺在隔壁病床上,“你完全不用救我的。”

    詹姆咧嘴笑了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你是我的朋友啊,怎么能不管你。”

    西里斯沉默了一下,看着詹姆傻笑的样子:“你也是我的朋友。”
小说推荐